【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7

7


高尾承認他玩大了,不,是玩脫了,不但被上了,還被看到原形了,怎麼辦,怎麼辦!會被征罵死的……

高尾看著穿著闊大的睡衣的自己,以及從中間露出來的紅印,想死的心都有了,為什麼會這樣的!!

一旁還在睡的綠間動了動,把高尾嚇得快速地用雙手掩住嘴,滿身僵硬地看著綠間一動也不敢動,直到確定綠間還在睡才安心地放開手,小心翼翼地離開。

好不容易地以為已離開危險的高尾,回到家才意識到另一個危險的開始,他想不通為什麼一大清早四點多,赤司會坐客廳喝茶。被赤司瞪了一眼,讓原本因為一夜的放蕩而還是軟軟的腰和腿一下就軟掉了,令他看似十分乖巧地坐在地上。

“呃………征”

“平時你要做什麼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6

6


高尾是故意的,他承認他就是看準那人回家的路線,然後勾搭上那個下階的天使,在路上等那人來捉他,太簡單了,只要用點能力就輕易上勾了,真不愧是下階,有夠無聊,完全都不好玩,所以才一直都不想去勾天使………但誰叫那人就這樣不管他,害他心理超不平衝的,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明明他自己就是那樣一個厚面皮的惡魔,但被那人說到的時候,還是會有受傷的感覺,他覺得他似乎糟了,好像真的會被那人毀了……他完全不想去理會自己狂跳的心臟,真的一點都不想。

但更糟的是,綠間那傢伙好像超生氣,一路抓著他回家,完全不放輕力點,超痛的,但生氣就算了,反正是他自討苦吃,但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為什麼會被綠間壓在...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5

現在才更,很抱歉.......


5


每每這個時期,就會不斷不斷夢見那個時刻,從虛無中到投進那強而有力的懷抱中,第一滴眼淚就這樣湧出,落在那人的心頭上,願從此只有彼此,但即使不是也沒關係,因為努力破蛋而出後,我的世界裡就只有……只會是那片赤紅了。


每次夢境這後,第一眼看到的都是這片赤紅,令他莫名的安心。

“征十郎?”

“醒了?”

“嗯”

“又夢到那時了?”

“嗯”降旗懶懶地磨了磨赤司撫上他的臉的手,含糊地說,“那時我怕得要死了,超可怕的”

“是嗎”赤司也只是溫柔地附和著。

“嗯,氣場太強了~”但也是在那瞬間無可救藥地愛上你了...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4

4


高尾還是忍不住回頭對那個明顯是跟蹤,但一點兒都沒有想隱藏起自己的人說,

“我說,天使大人,你跟著我幹麼?你很閒嗎?”

“大學那邊我請了一週假,用來好好監視一下你”

“為什麼?你們不都是直接上刑嗎?”這人從他出門到現在一直一直跟著他,但就只是跟著,一點動作也沒有……“直接捉我就好了,前提是你能捉到,跟蹤我是幹麼的!”綠間什麼也不再說,只是默默看著他。

“嘖,算了,當你不存在就好了”


高尾和成可算是說到做到的人,最開始,還有是點不自在的想要回頭看,但時間一久,他就像是徹底忘了綠間的存在一樣,自己做自己的事了。


綠間覺得很不可思義,惡...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3

3


赤司回到家時,發現餐桌邊只坐了降旗一人,而且一臉擔憂的樣子,

“光樹?怎麼只有你?”

“和他……”

“怎麼了嗎?”

降旗把他了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說出來,期望赤司能多少幫到點。

“所以被瞪上了?”

“嗯”

“那沒什麼,之前也不是沒事嗎?”

“但是……他樣子很奇怪,好像很怕的樣子”

“……”赤司在心裡算了算時間,想著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了……“好吧,我去看看,別擔心”


黑漆的房間由於打開的門而射入許些的光線,不夠亮卻足夠赤司找到那個縮在角落的人,他走到那人身邊,抱緊那人難得溫柔地道,

“和……告訴我”

“……”高尾緊緊回抱著赤司,卻不說...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2

2


那雙橙金色的眼睛……只有這個我至今難忘,也讓我即使忘了他的樣子,忘了他的名字,忘了很多很多,但還是記得這個,你在哪?我的天使


綠間真太郎是有著天使長等級的能力的天使,但由於沒有實際上的職位,所以天界人界他隨處走,近年一時無聊就跑去做了做大學的教授,但卻想不到有意外收獲,見到個落在凡間的小天使,但身邊卻有著個魔王級的人物在照顧,那人在看到他那一天,便找他對話。而那人自然就是赤司了。

“光樹是我的,別想帶回去”

“……那小天使嗎?”

“………”

“不會,那不是的管的圍範,只要你不對他產生壞的影響那就自然沒有問題。”

“那麼我家光樹還拜托教授了”...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1

1


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過來

不要啊啊啊啊

反覆反覆重播著,從一片雪白中墜落,然後是血紅的畫面,不停擺動的影子,以及自己的尖叫聲哭泣聲,卻一點印象也沒有,明明只是影像卻令到身體每一處都劇痛著……

“和……和!”

“嗚……小…光?”墨黑的髮絲被汗水打濕,胡亂地粘在那還在分別現實和夢的人的臉,蒼白的臉色,迷離的眼神令人引起想要保護的欲望,他像是吃力地分辨出眼前的人是誰,努力地張大藍灰色的眼眸。

“你怎麼了?又發惡夢了嗎?”那淺棕色髮的少年略擔憂地問著。

“嗯”終於清醒了不少的青年,勾起笑容,整個人賴到少年的身上抱著少年撒嬌。

“沒事沒事”少年也不抗拒,回抱著...

【綠高/赤降】無盡的溺愛

溺愛=過份,失去理智,漠視一切,直接摧殘對方的愛


 

我叫高尾和成,年齡………嗯,忘了,因為已經太久了,家中成員還有兩人,一個是征,一開始我是叫他小征的,但他極力地拒絕,還追了我跑了三圈地獄,說什麼最差也只能接受叫征,真不好玩~嗯?你沒看錯,是地獄沒錯,不是叫地獄的地方,而是真真正正的地獄,我估且算是個惡魔~你要來讓我品嘗一下你嗎?嘻~開玩笑啦~

第二個家族成員是小光~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征疼死他了,畢竟是征拾到的,但可是我帶大他的!要是征是小光的爸爸,那我就是他最親的叔叔﹠哥哥了~嗯?什麼?跨輩份了?我才不管,反正是惡魔嘛!小光是小天使呢~超可愛~由其是炸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