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雪-18

唉.......都補完了才說解除屏蔽.....老褔大人別玩我....

今天更新

因為補了那麼多文,不更新有點對不起被弄下去的17

簡單來說,就是過去日常,伏筆,人物關係解釋(雖然都不清楚

﹣﹣﹣﹣﹣﹣﹣﹣﹣﹣﹣﹣﹣﹣﹣﹣﹣﹣﹣﹣﹣﹣﹣﹣﹣﹣﹣

第18則第∞plus則

我是屬於你的,

卻不是唯一的,

而你也絕不會成為我的……

黑子哲也筆

﹣﹣﹣﹣﹣﹣﹣﹣﹣﹣﹣﹣﹣﹣﹣﹣﹣﹣﹣﹣﹣﹣﹣﹣﹣﹣﹣﹣

 

我只是留在你的身邊就幸褔得不得了,可是我卻遠遠低估了對你產生感情後所帶來的痛苦……

 

“火神君!”

“嚇!”高大的神明大人正努力地把自己隱藏在巨大的花園之中,不讓人找到,“黑子!別嚇人啊!人嚇人可是會……”

“火神君是神吧,而且我也沒嚇你,我只不過是想告訴你,冰室君找你找到快翻天了。”黑子毫不拖泥帶水地打斷了自家的神明大人。

“嗚……黑子,你可以幫我和辰也說……”

“不行,火神君,你也該做點事了,遊手好閒的神明可沒聽說過呢。”黑子臉無表情地囉嗦著,但語調卻十分的令人(火神限定)討厭,“也有冰室君幫不到你的事,你不能這樣偷懶的~”

“wwww~就是啊~”又一個人在火神身邊冒出,嚇得火神一個措手不及,“果然跟著黑子是對的~”

“和君”唯獨黑子最冷靜,為什麼是唯獨?因為…….

“阿和!?黑子!!都是你的錯!因為你每次都能找到我,所以我都說了別找我啊!!!!糟了糟了!!!辰也要找來了!!!”一個開始抖了…….

“Wwwwwwww~火神~快逃吧,雖然一定逃不了~”一個看到另一個在抖便爆笑了………

“啊啊!我就逃給你看!”含著淚火神意無反顧的想要逃跑,然而……

“大~我~你~在~哪~啊!!!!!!!!!”來自盡忠業界的聲音從工作地獄傳來…….

“嗚哇!!”火神的腳步比任何時候都要快。

“Wwwwww~”

“和君,找我有事?”

“沒什麼,只不過是路過罷了”

“……是嗎,明明平常都四處亂跑,甚少在界內出現…….”

“哈哈哈~別這樣說嘛~我也是有事要辦的~”

“呵”

“哲”高尾突然壓低聲響說,

“嗯?”

“支持不了就說出來吧,有我在啊”

“……和君?”

“畢竟,我們在一起最久了”高尾摸了摸黑子的頭,“我……會幫你的,不管怎樣也好……”

“嗯”

“那我走了~我約了幸男桑,他在等我了吧~遲到就糟了”一瞬間嚴寂的氣氛消失了,真令人懷疑剛剛的話題的必要性和重點。

“嗯,請幫忙問好啊,和君”

“OK~”

看著遠去的身影,黑子喃喃著,

“可是呢……和君,有些事情對你也是難以啟齒的”

 

結界是用來對分開人界和神明居住的地方,為了不讓人來到這兒而設下的,然而總會有一些人會迷路到這種地方,因此必需要有人在邊界看守著,而火神的四名守衛每幾年就會輪流來到這看守,最近,邊界的居民是名為笠松幸男的守衛。不大不小的房子前站著弓個滿臉等得不耐煩的人,漆黑的超短髮,認真的臉容,寶藍的雙眼,以及間著金黃和寶藍的一切衣物。

“幸~男~桑~”高尾帶著笑臉接近,卻不能令那人心情變好。

“和成,你遲到了”畢竟都遲了很久了。

“嘻嘻~抱歉~”

“要吃點心嗎?前天,辰也帶來的”像是習慣了似的,笠松嘆了口氣,便帶人進屋了。

“哇~新品啊~冰室他啊每次都把做得最好的拿來這邊的~”

“那你多吃點吧”

“嘻嘻~”

“那邊怎樣了,火神又不工作了?”

“嗯~冰室天天都追著他”

“畢竟辰也能夠完全掌握到火神的工作,所以火神才能這麼放心的去玩”

“嗯~好吃”高尾咬著點心說,“但是冰室很討厭火神這樣吧”

“……畢竟,是神啊”笠松也隨手拿了另一款點心咬了一口,“再說,辰也那傢伙責任感超強”

“……嗯”高尾咬著叉子,眼帶調笑的看向笠松,“幸男桑呢,為什麼要做火神的守衛呢?明明就不需要。”

“我只是在逃避罷了”倒是笠松一點都不在意高尾是什麼樣的表情,正努力地咬著甜死人不償命的又一款點心,“等到不能再逃的時候,再算!”

“嘻~不概是幸男桑~”

“喝茶嗎?……有夠甜的”

“要!”

“對了~幸~男~桑~”

“嗯?”笠松捧著茶回到桌子邊,看到高尾拿著一樣東西。

“這個!”高尾興奮地展示著手上的東西。

“這是什麼?”

“我試著做的護符”

“好漂亮……”笠松接過來細看不由讚嘆。

“像幸男桑的眼睛吧~特做出來給你的~”

寶藍色的玉石……不,更像是藍寶石吧,但卻通透得像玻璃,仔細一看能看得出護符中有個空洞的小圓石。

“中間那個難道是……”

“這是秘密啊~”高尾調皮的做了個要保密的手勢,“可不能告訴他們”

“我知道了,倒是你總有方法把這種奇怪的東西拿回來的”

“嘻嘻~”

“謝啦,我會好好保管的”

“吃完就快回去”

“嗯~”

而另一邊箱,追逐持續的第七天,火神努力地逃著,冰室永不放棄地追著,為的只是……

“大我!別跑!你今天的工作還未完成啊!!!”

“辰也!你就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嗎!”

“幾乎都是我做了的!你有什麼累啊!”

要是不是這種的對話,在這花海次中,還是一幅美麗的境色……

“明明你也就可以自己做完的!根本不用我來做啊!”火神邊跑邊回頭大叫。

冰室卻一瞬間停下,四周的氣氛也變得怪怪的,冰室冷冷地開口說,

“我不是神,有些東西我永遠做不到的,大我,即使,我們一直在一起長大,但我和你始終是不同的,我永遠也到不到你的位置的”

“辰辰也,別這樣,我不是這意思,那個我……”火神一下子慌張起來,跑回冰室的身邊,吃口著想要解釋,但這時冰室卻笑了,

“那你就乖乖來工作吧~”

“啊?辰也啊!!!”

也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冰室抓著火神的衣領把人給拖回去了。

“火神君,要加油啊~”而一直在一邊自戲的黑子適時說了句。

“黑子啊!!!!”

“哲也,謝了”冰室溫柔地笑說。

“嗯”

 

每時每刻提醒著自己不要把目光過於追逐著他,時時刻刻注意著不把對他特別情感外露……

每分每秒讓自己忽略著那漸漸脹大得快要不能忽視的愛意,分分秒秒忍受著那隨愛意而增大的痛楚……

日復日的日子,這樣在他的身邊還要多久?千年?百年?

啊……我開始感到害怕了……

這種痛苦還要承受多久……

黑子面無表情地轉過身,想要把火神移到他的視線外,然而卻忘了火神大我這存在已牢牢地住入他的腦海中。他想逃,可是當他意識到要逃的時候,所有出口都已經被封死了,方法似乎只餘下一個……

 

TBC

還有就是,以後我都不為這上CPtag了......因為太多太少了,很難上,

那就在這重新一次這是

綠高,赤降,紫冰,火黑,青>黃>笠……

雷者請避!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