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雪﹣10

﹣﹣﹣﹣﹣﹣﹣﹣﹣﹣﹣﹣﹣﹣﹣﹣﹣﹣﹣﹣﹣﹣﹣﹣﹣﹣﹣

第10則

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你要離開我,看到現在的你我也還是不明白

為什麼你還把我送你的留在身邊呢?

你.......告訴我啊,高尾

綠間真太郎筆

﹣﹣﹣﹣﹣﹣﹣﹣﹣﹣﹣﹣﹣﹣﹣﹣﹣﹣﹣﹣﹣﹣﹣﹣﹣﹣﹣﹣

 

還記得當初接下這任務後,便立即去拜托黑子,試圖了解高尾的情況,到底是不是還在那兒,要是還在會不會有機會見到,即使只是一眼也好,他不再記得自己也好,也想要知道他好不好,其實很簡單很單純的感情,但綠間就是死都不想承認………

“綠間君?找我嗎?你站在我門前很久了…….”黑子探頭出來問那個呆站了好幾小時的人…….

“…….也沒什麼特別……”

“是嗎”

“………黑子…..”正當黑子想要把門關上那一刻,綠間叫停了他。

“請說”

“……..”

“……..”

“……想要你幫我查一個人”沉默了五分鐘左右好不容易開口了。

“綠間君自己做不到嗎?”

“………”綠間滿臉不甘心,“我不知他具體在哪,以我的能力不足夠找到他,只能拜托你了”

“嗯…..綠間君來‘拜托’我了呢,看來是很重要的事呢”

“………..”

“沒問題,我幫你,反正現在也沒事做”黑子把綠間帶到一個大水盆邊,問,“請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

“高尾…..”綠間停了停,決定還是說出來“高尾和成”

“…….”黑子的動作微微的頓了頓,又快速繼續行動,他從混亂的房間中找出了一枝與他等高的魔杖向著一邊的大水盆施咒,很快盆中就出現了綠間記憶中那人的背影,跑來跑去,似乎正在做事,黑子回頭對綠間說,“他在秀德國的宮殿之中。”

“果然還在嗎……..”

“綠間君?”

“黑子,謝了”說完就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黑子目送綠間後,回頭看水盆,盆中的主角有別於剛才的背影,現在站著不動,筆直地向黑子的方向看著,感覺就像水盆的另一方能看到這邊一樣,兩者沉默地對視,但這對視不到一瞬間就隨著影像消失而停止了。

黑子少有地出神了,他嘴上唸唸有詞,“差不多了……..是很重要的人吧…….是時候了……”

 

好不容易再見到,綠間卻被弄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幹怎麼辦,躺在床上苦惱似乎不合他的個性,但遇到高尾的事,他就永遠都不曾能好好做綠間………唉……高尾和成……你想怎樣啊……

猛烈的推門聲打斷了綠間的思考,

“綠間!”宮地少有地帶著擔心的表情說,“‘魔女’跑了!”

“哈!?”

高尾和成……你想怎樣啊……

 

TBC

 
评论
热度(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