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雪﹣9

拚了!!但還是要慢慢交待伏筆,但一條伏線是可以玩很久的!我發覺!

﹣﹣﹣﹣﹣﹣﹣﹣﹣﹣﹣﹣﹣﹣

第9則

這只是因為赤司的拜托,並不是因為有聽到他的消息,

也不是想見他一臉,僅僅是因為有任務在身,才會再一次回到這個令我難忘的地方

綠間真太郎筆

﹣﹣﹣﹣﹣﹣﹣﹣﹣﹣﹣﹣﹣﹣

 

不管身在何處,綠間都能知到最新的情報,畢竟他是綠間真太郎,總言而之,人家跑去殺昏君,他就在安穩地吃飯等消息,然後,一如他所料,義勇軍輕而易舉便成功了,但想不到還把‘魔女’帶回來了。

等人跑出去,繼續轉告不同人之際,綠間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會記得嗎”

 

宮地覺得自己快要被搞瘋了,那‘魔女’已經夠古怪了,眼前的這個人好像更古怪………他覺得要是再不好好發洩一下,他真的會忍不住把這人碾掉,想也知道他會怎樣回告,但還是問一下,“綠間....你搞什麼啊”

“宮地桑.....只是....這段時間幸運色都是黑色所以.......”

“嘖,本來你一頭綠就已經夠怪了,現在變黑了更怪了!”宮地一臉我受到刺激,你這瘋子的表情指著綠間染黑了的頭髮說。

“.........”

“…算了,你想怎樣就怎樣,還有,‘魔女’捉回來了”

“....嗯....我知道”……所以一不留神就染黑了……

“是說,他居然一點都不反抗...……就這樣乖乖的跟回來了,還有,那傢伙把那老胡塗身邊的心腹全殺了,還對那老頭下藥,我們去到時那老頭已經半死不活地在發瘋了,嘖,都不知他想幹麼”

“全殺了?”

“嗯,我們潛入他那房時,他身邊一地都是那些心腹的屍體........然後他就坐在那,像是在等我們一樣........喝著茶,笑著對我們說‘等你們很久了’,真不知他在想什麼……”

“………”

“所以,交給你了,綠間”宮地一臉壞笑地拍了拍綠間的手臂。

“哎!?”

“你是我們的軍師吧”

“宮…宮地桑…”

 

綠間慢吞吞走了房門前,想著要不要開門,卻下不了決心,轉頭看著窗外,

“……下雪了”

綠間嘆了口氣,臉無表情地打開門走進去,那人正在喝茶,他只在綠間走進來那一刻抬頭看了他一眼,便繼續享受他的茶。

綠間坐在他對面,瞪著那人好一會才開口,

“綠間……真太郎”.....是不記得了吧,但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全身漆黑的衣服,墨黑的髮絲,白皙的肌膚,唯一稱得上有色彩的是那紅潤的唇,和那奇怪卻美麗的橙金色雙眼,冷冷地看著……不,連看也不看吧。

“高尾和成”

“………”不是說‘和成’只會告訴特別的人嗎!?我們不是第一次見嗎!?才十多年就變了嗎?“……能告訴我,為什麼殺掉前國王的心腹嗎?”

“沒什麼特別,那樣你們不是更方便嗎?”

“………”綠間不知為突然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想起多年前,高尾總是輕易地把自己忽由過去,“……那為什麼對國王下藥”

“他活該~”高尾放下茶杯,拿起餅乾咬了口,“我一直都有下毒的,不過就是昨天不小心下多了點~”

“………”

“誰叫他碰我的東西,我要讓他生不如死~”高尾邊說邊露出笑容。

“………”綠間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太了解高尾這個人…….

“那麼綠間君,你想要怎樣對我呢?”高尾站起來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風景低聲說,“下雪了……”

但綠間關心的卻是高尾腰間那掛飾………為什麼….為什麼還戴著……綠間一向清晰的腦袋一時間混亂起來,他像逃跑似的一聲不響走出房間,也不管高尾的問題。

高尾看著他走出房間,小聲地重覆著他的名字,“綠間…綠間…綠間…真太郎…”


TBC

 
评论(1)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