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降】闌珊(下)(完)

(下)

 

深夜,赤司被門聲和人跌跌撞撞所發出的聲音吵醒了,而當他坐起來,一個滿身酒氣的人撞進他的擁中,抱著他發出莫名其妙的聲音。

“光樹”赤司皺了皺眉,怎麼這麼醉了……“你喝酒了”

“嗯~”降旗在赤司的懷中磨了磨赤司的身體,尋找一個舒適的姿態,“他們都逼我飲…….”

“光樹……快去醒醒酒”

“赤司….赤司….謝謝你陪我這麼多天…….”

“光樹?”

“謝謝你”降旗軟軟的抱著赤司,“所以,最後,就算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停的…….”

“?”

降旗的手撫上了不能輕易觸旖碰的位置,反覆而又曖昧地觸碰著。

“….光樹……停下來”

“不行啊~赤司,我在強.奸.你哦~”說著便彎下身,張開滿是甜甜酒氣的嘴巴,伸出舌,專心細致地把赤司漸漸變旖大的東西舔旖著,又含旖入嘴中,再把已佔滿他的唾旖液的東西吐出來,用手擺旖弄著。

赤司一下子就把降旗推倒,用著發啞的聲音對著他說,

“你知道你在玩火嗎?”

“嗯~我知道~”降旗笑得誘人,軟軟地說出令人衝動不而的話語,“所以你把我燒死吧……赤司”

 

一瞬間理智像是被燒光似的,赤司魯旖暴地把降旗的褲旖子脫旖掉,把自己滿是降旗的唾旖液的東西硬旎塞入降旗的體旎內,

“嗚……痛”

“嗚…..”

沒有任何潤旎滑的東西,令到兩人在這強行的衝旎擊中同時受到了傷害,但流出來的鮮血卻作為了潤旎滑旎的作用,令他們漸漸習慣並得到了快旎感。赤司把降旗抱旎起來坐旎到他的腰旎上,而這個動作卻令到兩人更加貼旎合,更加深旎入,

“呃……赤…..嗚……司……太……旎深….”

“光樹”赤司在降旗的耳邊輕聲說,“來,自己動…..”

“嗚…….赤司你….哈…..啊….”

“光樹,痛嗎?”

“嗚…….痛”降旗臉上紅紅的,不知是酒後的關係,還是因為正在做的事而發紅,他在赤司的旎身旎上動起來,軟旖軟的靠在赤司的肩上,一邊動一邊收旖縮著那地方,“但….很舒服”

赤司吻上了降旗的唇,卻在分旖開的瞬間狠狠咬了一口,

“嗚,痛!啊……嗚……..”降旗在上衣摸出了一把鎖匙,忍住體旎內旎不斷旎脹旎大的的東西所帶來的旎衝旖動,把赤司身上的鎖扣全都解開,並在他耳邊說,“赤….司….用力點……快點……把我旖弄旖旖壞…….”

“光樹……你就不怕我就這樣逃了嗎?”赤司笑說,“嗚”

降旗緊緊的收旖縮著,“這樣還能逃嗎?”

“的確不能”說完,便用力的旖頂旖了一下。

“嗚~”

兩人換著不同的姿旖勢,解旖放了一次又一次,直到降旗的肚子旖被旖注旖得旖滿滿的並旖不斷旖往外旖流,才停下來。

降旗伏在赤司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吸著氣,臉上滿是因痛楚和快旖感帶來的淚水,他莫名其妙地說,“要是我是女生就好了………”這樣那個人就不需要我了,和不知是誰的人發生了這種關係…….哈哈……一定不會讓我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吧……可惜,我不是…..

“光樹?”

“這樣….就會懷孕了吧……..哈哈,就可以成為你的東西了…..”降旗按了按滿是屬於赤司的液旖體的腹部,然後,抱了抱赤司,笑著對他說,“赤司…….你可以走了,我放過你了…….”

說完便離開房間,走到房間的外一間浴室中。

 

赤司穿上衣服,想著的是,總之,先回去報一下平安,再回到這來吧。然而,當第二天,赤司再回到這的時候,所有東西都不見了,只餘下這間空無一物房間,以及在那他待了兩周的房間中留下了那還未下完的棋局………

 

“赤司君?你還好嗎?”

“嗯”

“請你專心點,我知道,剛回來就要出席這種宴會,令你很不舒服,但是請堅持一下吧”

“嗯”

“赤司君,打起精神吧,這御影家終於找到失掉多年的孩子,不久那孩子就會成為你的對手了吧,畢竟御影家的企業和赤司家可是有得比的。”

“呵,你覺得可能嗎?”赤司冷笑了一下,“一個半路出家的?”

“赤……”

“黑子,我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唉,請你要在開始前回來…….”

赤司走到走廊,轉角後看到的是一張長得溫和平凡的臉容,淺棕色的頭髮和這個人很配,這人平靜地笑著說,“初次見面,我是御影光樹”

 

闌珊之意,一切皆凋零…….

 

 

END

大概到這,大家都不太自得懂吧,

所以我大概會在之後寫個番外或續篇~

寫死人了........

 
评论(1)
热度(1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