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降】闌珊(中)

“赤司~”

“怎麼了?”

從第一天起就一直這樣,時不時,不,是基本上都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他每天都會在,在赤司身邊和他說著話,給赤司諗新聞,而他也漸漸知道了赤司有多厲害的樣子,卻還是絲毫不在意,還不如說赤司愈來愈覺得降旗光樹在玩火的同時,卻像是想把火燒到自己身上似的。

“吃飯了。今天吃烤魚,來~”

“嗯”赤司接過飯菜,便和降旗一起吃了,“我不客氣了”

“我也不客氣了~”

你說降旗光樹他笨,怎可以把人鎖得那麼輕鬆得還能自己吃飯!不簡如此還把臉露出來,哪有這麼笨的人?

但他其實又不笨,他懂得把赤司關在一間什麼都沒有,連窗戶也沒有的房間中,還用手扣腳扣限制著赤司的活動範圍,讓赤司最多只能走到房門。

但是,這一定是被綁架的最好的一次,有柔軟的棉被,佈滿房間,完全感受不到地板的寒冷,還有個人天天陪著自己,盡可能滿足自己所有要求,除了讓自己離開。赤司留意到降旗光樹這個人衣著不算差,還好像天天不用上班,但卻會定時不見了一段時間,他推測不到他的身份和目的,但他卻說過他時日無多,很快就會消失,聰明如赤司也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患了絕症,所以在最後想找人陪,或是尋找刺激?想不通……赤司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麼無能為力。

“光樹”這是他要求的,說是不喜歡自己的姓,說姓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字,只要記住他的名字就足夠了。姓怎可能不重要,若我不姓赤司,我就什麼都沒有吧。

“嗯?”

“你明天做什麼菜?”赤司放下餐具問,“我吃飽了”

“呃。。。豆腐湯好嗎?”降旗想了想說,“好像有點簡陋吧”

“不,非常好,我很期待”……還有就是這人的手藝很不錯。

“難道,這是赤司喜歡的食物?”

“算是吧”

“哦~那苦手的食物是?”

“…….我不會告訴你的”

“哼,不說就算,到時我做出來了你還是要吃光的!”

“………群帶菜”

“哎!?……哦,好的,我不會做的~”

“………”

“那麼來看看今天的新聞吧~”降旗一點一點把新聞讀著,“今早…….”

這個人……到底想怎樣了呢…….

“……好!完畢”降旗問,“赤司還想做什麼嗎?”

“我們來下棋吧”赤司自信地說著,“贏了的人可以問輸了的人一個問題,輸的人要無條件地回答”…..讓我來了解你吧

“……..嗚…你一臉贏定的樣子…….”

“不敢?”

“才不是!”

“呵”我很少有興趣去了解一個人的,這是你的榮幸,降旗光樹,讓我從中了解你綁架我的原因吧。

“嗚哇!又輸了!第8次了!赤司你太強了!”降旗一臉不甘心地說,“問吧”

“嗯~”赤司前七次一直在問些無關重要的事,喜歡的顏色,食物,家庭成員等等,“那你告訴我,為什麼要綁架我?”

“……..”降旗沉默了一會,接著笑著說,“要無條件地回答吧…….我想要把我的人生給毀掉”

“……..”

“我沒時間了,所以只有這方法……..”

“你到底…….”

“好了~我回答了”

“………”

“笑~”

“算了,今天就到這吧”

就這樣,他們時不時就玩起這遊戲,平靜安隱地過了兩周,

“…….”……兩周,黑子很急了吧,找不到人……算了,公司的事讓他忙也好。

“赤司?”

“我無聊了”

“那要下棋嗎?”降旗把棋盆抬進房,“我可進步了不少啊~”

“是嗎,你會輸的吧。”

“…….嗚,可惡”降旗邪笑了一下,“吶,赤司,這次,我們玩大些吧”

“?”

“要無條件地為對方做一件事如何?”

“…….好”

棋盤上的形勢猶如赤壁之戰之初,

“看吧~我就說我進步了”

“呵,是嗎”

“你啊!”突然的聆聲打斷了兩人的進展,“啊,電話…..”

降旗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後,表情都變暗淡了,“抱歉,我接一下電話”說完便轉身走出房間了。

過了沒多久,降旗回來說,“對不起,赤司,我有點事要出去做,請你等一下我。”

“……嗯”

隨著關門的聲音,赤司看了看靜靜躺在棋盆上的棋子,躺了下去……….

“我會等的”

TBC


 
评论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