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高】《故事的開端》

舊文一則

因為想要日後開個續集

所以還是放上來


﹣﹣﹣﹣﹣﹣﹣﹣﹣﹣﹣﹣﹣﹣﹣﹣﹣﹣﹣﹣﹣﹣﹣﹣﹣﹣﹣﹣﹣

<所謂的‘命運’>

 

命由天定,那也許,不,他們的相遇必然是命運。

 

酷熱的夏天,愉快的暑假,綠間真太郎一家來到了祖母家探親,並打算留在這一個暑假。

 

對於這提案,綠間真太郎並沒有什麼不高興,因為他不是一般的小學生,是一個沉迷晨間占卜,每天要帶著幸運物的小學生,對他來說只要能夠看到晨間占卜,有時間讓他學習,去哪兒,有沒有同齡的人在也沒所謂。

 

所以,綠間真太郎,12,來到了這個人煙稀少的小鎮。

 

綠間真太郎不得不覺得這是他人生有史以來的失敗。

 

來到這的第6日,綠間原本打算還是在祖母家中看書過日子,但祖母卻說這年紀的孩子該多外出才行的理由,美其名是認識新朋友什麼的,實際上是強迫他出門遊玩,因此做成了如此悲劇的局面,綠間真太郎有生以來第一次迷路,明明根據晨間占卜,今天巨蟹座排名是第一,又已經用幸運物蛙助修正了運氣,那為何會這樣?他本人說是這小鎮氣場和他並不搭。但無論怎樣,事實是綠間真太郎迷路了,還是在深山。

 

再一次重新,是深山,為何綠間要到深山?原因又是晨間占卜,據說晨間占卜說“巨蟹座的你今天多接觸綠色植物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好事哦~”事實證明晨間占卜能驅使綠間真太郎做一切看上去很蠢的事情而實際上也很蠢的事情,包括這次。

 

迷路了,身上又沒有任何求救物,唯一的手機也收不到信號,綠間只能靠自身的能力走出這深林了,四處皆綠的環境令他不太分得出方向,綠間不自覺地住深處愈走愈深入,走著走著,他突然憶起很小的時候,祖母對他說過這深林的傳說。

 

“那個深林裡,有著神明,他們掌管著高空的一切,擁有著漆黑羽翼,他們擁有強大的力量,但卻沒人見過他們,見過的都會消失啊………啊!還有……..聽說他們最喜歡小孩了,所以真太郎要小心哦,呵呵”那時祖母半開玩笑地說著。

“………..祖母”

 

正當綠間還在沉思的時候。

 

“吶,你是從哪走進來的”這時一把清爽的聲音從半空中響起,綠間反射性地把頭抬起,在眼前的是一對泛著灰藍色光彩的眼睛,而擁有著這雙眼睛的主人正用挑笑的表情看著他,並頗具趣味地打量著他。

 

這個擁有著墨黑短髮,頭上帶著一個長鼻子的面具,不知是不是人的傢伙,沒錯,是個不知是不是人的傢伙,原因是他背後的羽翼,一個正常人不可能有羽翼,所以…..傳說是真的?….....在綠間的腦海人神交戰之際,‘他’已經輕輕落在綠間的身旁。

 

“吶吶,你是從哪來的?叫什麼名字?”‘他’的面上帶著比陽光更耀目的笑容再次詢問綠間。

 

“……..”

 

“嗯?”

 

“…………哼”也許是被‘他’用那雙眼注視著令綠間莫名地有點不知所措,綠間扭頭說,“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報上自己的名字才是禮貌吧……..並不代表我想知道你是什麼人……………….哼”

 

“噗……….wwwwwwwwwww”‘他’笑著回答,“我是高尾和成~嗯~也就是你們人類口中的鴉天狗哦。”

 

“…………鴉天狗……….”綠間其實覺得難以相信,但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現實。

 

“嗯~那你又是誰呢?”

 

“……綠間真太郎………我……我……是看你好像很想知道才告訴……你的說” 綠間再次扭過頭。

 

“wwwww…………小真是蹭得累啊~………wwwwwwww”那個自稱‘高尾和成’的天狗正非常沒形象地捧腹大笑。

 

“…小真?…………………….……..閉嘴……高尾…….”綠間真太郎自問自己雖然有少許不坦率,但對人的一般禮貌還是有的,但為可眼前的這個‘人’會令他如此抓狂的。

 

“巨蟹座的你今天多接觸綠色植物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好事哦~”

 

還有就是,絕不承認遇見這人是意想不到的好事!

﹣﹣﹣﹣﹣﹣﹣﹣﹣﹣﹣﹣﹣﹣﹣﹣﹣﹣﹣﹣﹣﹣﹣﹣﹣﹣﹣﹣﹣

NG Show~

正當綠間還在沉思的時候。

“吶,你是從哪走進來的”這時一把清爽的聲音從半空中響起,綠間反射性地把頭四處張望。

“……..”

“……..”

“……哼,錯覺嗎?”

“……..”

然後,故事…….未能展開!


 

<想見他>

 

 

“呵呵~真太郎又出去玩了?”綠間真太郎的祖母笑著問自家的媳婦。“天天都住外跑呢,最初的幾天都只留在房子中。”

 

“嗯,看來是交到朋友了呢。” 綠間媽媽看上去也很高興兒子交到朋友,心情很愉快。

 

“呵呵,是呢”

 

“希望他玩得愉快呢,啊,媽媽,你的茶有點涼了,我幫你換吧!”

 

“……….真太郎啊…..要緊記……..不要………讓……….消失…啊…”祖母看著天空輕聲地說著,炫目的日光正照耀和祝福著這小鎮。

 

﹣﹣﹣﹣﹣﹣﹣﹣﹣﹣﹣﹣﹣﹣﹣﹣﹣﹣﹣﹣﹣﹣﹣﹣﹣﹣﹣﹣﹣

 

綠間絕不承認自己是為了見這個外表輕浮的男人,而跑到這森林來的。

 

絕不是,只是,只是,總之絕對不是為了見高尾和成,只是不小心又迷路了。沒錯….....

 

“咦,小真又迷路了?”

 

“…………多事”

 

“嘛~那就等小真記起路之前,陪我說說話吧~”像是清楚了解綠間行動的意義,又或是帶有少許私心,高尾選擇無視綠間第十四次在同一地方迷路,到黃昏又懂自己回家這問題。

 

“…………………”

 

“小真不想說話嗎?那要玩捉迷藏嗎?”

 

“誰要做那種事情啊!”

 

“可是啊,小真,難道我們要在這站到黃昏嗎?”

 

 “……………..我知道了。”

 

然後接下來的日子,綠間真太郎一直在迷路,又在黃昏時準時記起回家的路,根據他本人的說法是﹣﹣“…那……那是因為那個森林總是差不多樣子,所以才會迷路的說……並…並不是為了見高尾…….”

 

每天每天都是在一起,每天每天吵吵鬧鬧的,卻也無比的快樂,儘管綠間不太想承認,但跟高尾在一起的時間,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點,只有一點點的愉快。

 

 

 

 

 

“小真小真,想我帶你飛上半空嗎?”

 

“……….不要的說,我還未有死的打算”

 

“哎~小真,好過份哦,人家可是會安全駕駛的啊~”

 

“……………”

 

“要是小真不想的話,其他也可以啊,車子什麼的~”

 

“天狗會懂嗎?單車什麼的已是你的極限了吧,高尾。”

 

“wwwww也行哦~小真希望的話,我可以去學哦~”

 

“………..哼,盡人事吧,高尾”

 

“wwwwwwwwwwww是!小真!”

 

 

 

 

 

“小真的尾語是怎麼回事啊?超沒常理啊!”

 

“………….你的存在也超沒常理的說。”

 

 

 

 

 

“唉!小真是天才~所有考試都好厲害!”

 

“這是我盡人事的結果。”

 

“唉~又是晨間占卜嗎?”

 

“那是當然的,再加上我的能力,一切皆能成功。”

 

 

 

 

 

“嗚哇!又輸了!為什麼每次猜拳,我都會輸的?一定是你用了不可告人的手段!”

 

“所以說你還不行呢,高尾。”

 

 

 

 

 

“wwwwww吶吶,今天小真的幸運物是什麼?”

 

“推!是新鮮的胡蘿蔔的說。”

 

“……….”

 

“還怕找不到,幸好祖母後院有的說。”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你很吵啊,高尾!”

 

 

 

 

 

 

“小真,雖然蹭得累是萌點,不過可不要太過哦”

 

“……………為什麼你一隻住在深山的天狗會懂這些的說”

 

 

 

 

 

“小真小真,把這個核桃掉給那邊樹上的小松鼠吧!”

 

“……….高尾,這最少有14米的距離………”

 

“小真小真要掉啦~準備~”

 

“不要擅自幫别人決定的說…………..啊啊,不管了!”

 

“wwwwwwwwww…………小真~加油哦”

 

“………我就盡人事吧”

 

“wwwww”

 

 

 

 

每天每天都是如此,綠間未有想過會有何改變,而勉強來說他也不想有何改變,但現實,不,命運往往並不是區區一個人類能預料到的。

 

﹣﹣﹣﹣﹣﹣﹣﹣﹣﹣﹣﹣﹣﹣﹣﹣﹣﹣﹣﹣﹣﹣﹣﹣﹣﹣﹣﹣﹣

NG Show~

綠間絕不承認自己是為了見這個外表輕浮的男人,而跑到這森林來的。

絕不是,只是,只是,總之絕對不是為了見高尾和成,只是不小心又迷路了。沒錯….....

真的迷路了!這次!可惡!

“…….高……高……啊啊!不管的說!”

太陽開始下山的時候,

“….啊啊,小真,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很久了….小真?你看上去好像很累?”

“……哈….哈……沒什麼……只是今天晚了出門罷了。”

“……..哦”


 

 

<並不對等>

 

正當高尾又打算溜出去找綠間的時候,

 

“和成”一把低沉略為磁性的聲音傳來,而這把聲音的主人是一個面目嚴謹的中年男人,他背後的羽翼和身上繁重的衣飾顯出他的身份。

 

“啊,首領~好~”高尾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向眼前的男人戲笑著。

 

“你又跑去看那孩子了嗎?”

 

“……..嗯”

 

“真是的,不尊心做事,常常往外跑行嗎?”

 

“嗚………對不起啊,首領。”

 

“………..唉,和成已經夠了吧”

 

“……首…領….?”

 

“那孩子可是人類啊,壽命短暫的人類啊,你們不能一直在一起的,你們從不是對等的。”

 

“我知道!我明白的,首領。在壽命這些問題之前,小真他連這個小鎮的人都不是呢~暑假快完了,他也快要走了。”

 

“既然你也知道,那就快點解決吧。”

 

“……………”高尾緩緩低下頭,看不見他的表情。

 

“可以的話,就不要選‘遺忘’的這選擇了。”

 

“嗯”

 

“和成,不要受傷啊。”首領看著高尾語重深長地說。

 

“我知道啦~首領,你不用擔心啦~”高尾面上再次掛起笑容,儘管那笑容有些許暗淡。接著,便向外飛出去。

 

良久,首領看著已變得細小的身影,輕道,“我們不是人類,心靈的傷並不能像人類般隨短暫的時間而痊癒,所以在受傷之前抽身吧,和成。”

 

 

﹣﹣﹣﹣﹣﹣﹣﹣﹣﹣﹣﹣﹣﹣﹣﹣﹣﹣﹣﹣﹣﹣﹣﹣﹣﹣﹣﹣﹣

 

暑假的倒數第三天,

 

“高尾,你….今天話很少啊,啊…….並不是說擔心你身體狀況什麼的說…….高尾?”

 

“…….吶,小真”

 

“?怎了,真的身體不舒服嗎?”

 

高尾搖搖頭說,“今天就當作是最後一次見面吧,明天可不要再迷路了啊,小真。”

 

“……..高尾?”

 

“要是小真明天又迷路,我可不會再來找小真哦~”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高尾!”

 

“……….小真的暑假快結束了吧?”

 

“……那又如何!?…….啊”

 

“小真會離開吧,畢竟小真本來就不是這兒的人………”

 

“……….”

 

“這個暑假我玩得好開心哦,都是多得小真呢~”

 

“……….”

 

“所以呢,要說再見了~”

 

“……所以……下個暑假又會有另一個‘小真’嗎?……”

 

“?小真?”

 

“……不要…..我不能接受!”

 

“…..小真”

 

“我會回來的,每年的暑假我都會在的!我能一直在的!”

 

“…..小真!”

 

“…..嗚…..為什麼不行!!為什麼一定要說再見!!”

 

“…..小真….不行啊,小真…..”高尾的笑容笑得像是快哭一樣,“即使,小真每年都回來,能回多久?十年?二十年?一百年?我還能活很久啊,所以呢,一個暑假就夠了,該停下來了。”

 

“高尾…..”

 

“小真,我可不是人類啊~”

 

綠間其實覺得難以接受這個事實,為什麼一定要說再見,為什麼他們不能一直在一起,但高尾背後的羽翼,發出亮光的雙眼,一切一切,他所看到的都毫不留情地提醒他‘高尾並不是人類’這個現實。

 

綠間感到無力感,這現實並非他盡人事就能輕易改變的,他深知自己的無力。

 

“……小真”

 

“夠了!”

 

“小真!?……啊,跑掉了,哈哈,小真,明天可不要迷路了,和成我可不能來接你了…….”

 

綠間一氣之下跑出了深林,然後漫無目的,又不在狀態地走,思毫沒意識到自己走到馬路上。

 

突然,一輛貨車迎面而來,綠間細小的身驅不由自主地被撞到半空中,像廢棄的玩偶般落下,血染紅了大地,一切就在轉眼間發生,而綠間除了痛外,在閉上雙眼的前一刻,都在想著同一個人。

 

“……高……尾…..”

﹣﹣﹣﹣﹣﹣﹣﹣﹣﹣﹣﹣﹣﹣﹣﹣﹣﹣﹣﹣﹣﹣﹣﹣﹣﹣﹣﹣﹣

NG Show~

突然,一輛貨車迎面而來,企之助細小的身驅不由自主地被撞到半空中,像廢棄的玩偶般落下,棉花落滿了大地,一切就在轉眼間發生,而綠間除了心痛外,在閉上雙眼的前一刻,都在想著同一件事。

“企之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遺忘>

 

漆黑的病房中只有維持生命的電子儀器發著微小的光和綠間真太郎微弱的呼吸聲。

 

原本緊閉的窗戶卻突然從外被打開,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綠間真太郎的病房在10樓,人類是不可能從外面進來的,所以,打開窗戶的並不是人,而是擁有著羽翼的非人,他是鴉天狗高尾和成。

 

在這漆黑之中,他雙眼的光彩更迷人更顯眼,他輕輕地走到綠間的床邊,靜靜看著,然後把手伸向綠間。

 

“小真,很痛嗎?沒事的………….很快就沒事了”高尾輕撫著綠間的面,柔聲地說著,也不管綠間是否聽得見,“吶,小真,抱歉呢。我本來並不打算說的,但是………我………哈哈……..是說,想不到小真反應這麼大呢,看來小真很喜歡我呢~嗯,所以已經足夠了,我很高興小真能喜歡我,所以,以後就忘了我吧~”高尾的臉上依然帶著那一成不變的笑容,但卻藏著那一點點的落漠,“小真,謝謝你段時間一直迷路哦~”

 

一陣灰藍的光從高尾的手出現,漸漸地融入綠間的身體中,慢慢化為翠綠的光。

 

隨著黎明的來臨,在翠綠光芒中,綠間微微張開他的雙眼,“…………高………尾?”

 

“早安啊~小真~”高尾帶著笑容說著。

 

啊啊,真的比太陽還要刺眼呢這個笑容,真令人火大的…………安心。綠間默默地想著,並再次閉上雙眼進入深層的睡眠中。

 

“哈哈~愛睡的孩子的確會長得快呢~晚安了,小真~這是最後一次了,當你再次醒來的時候,再也不會有名為高尾和成的人出現了…………wwwww……..可以想象到小真生著氣說‘不要擅自幫别人決定的說’……..wwwwwww~……….哈哈………永別了,綠間。”高尾把唇輕輕吻在綠間的額頭上。

 

一陣風吹過,病房再次回復寧靜,那爽朗的笑聲消失了,從名為綠間真太郎的世界消失了。

 

﹣﹣﹣﹣﹣﹣﹣﹣﹣﹣﹣﹣﹣﹣﹣﹣﹣﹣﹣﹣﹣﹣﹣﹣﹣﹣﹣﹣﹣

 

風從打開的窗戶吹拂著,不知為何風異常的安靜,卻又似是充滿著莫名的悲傷,這風緩緩吹進綠間的病房中。

 

“嗚~太好了!真太郎…….嗚………媽媽……….好擔心啊!”

 

“真太郎,身體如何啊?”

 

“………….誰……….是誰?………..”綠間喃喃著。

 

“真太郎?”只有祖母留意到綠間分神。

 

“沒什麼…….只是錯覺吧…….”嗯,那只是錯覺吧,那個在夢中看不清容貌的男人……還有漆黑的羽翼……只是錯覺…….只是夢……綠間反復的想著,像是一種自我暗示。

 

沒錯,已經消失了的記憶不會再回來,而那模糊的身影再也看不清了,只能成為夢,成為錯覺,但也許這唯一遺留下來的熟悉感,已是他們唯一的連繫了。

 

﹣﹣﹣﹣﹣﹣﹣﹣﹣﹣﹣﹣﹣﹣﹣﹣﹣﹣﹣﹣﹣﹣﹣﹣﹣﹣﹣﹣﹣

 

NG Show~

 

“早安啊~小真~”高尾帶著笑容說著。

啊啊,真的比太陽還要刺眼呢這個笑容,真令人火大的…………安心。綠間默默地想著,並張開雙眼呆呆看著他。

“…..小真”

“嗯?”

“…..你不睡嗎?”

“……我並沒有覺得睡了很浪費什麼的,只是不想睡罷了。”

“…...wwww”

 


 

 

<罰>

 

“和成!”

 

“…..是….”

 

“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好事嗎!?”

 

“………”

 

“怎可以把自己的神力分給人類!?”

 

“………只是為了治好他………”

 

“笨蛋!誰知會不會有反效果的!”

 

“…嗚……首領……對不起…..”

 

“……..唉,既然都做了,那就算了…..”

 

“…首領…”

 

“不管怎樣都要罰!”

 

“啊!”高尾像是孩子般怕得整個人縮了起來。

 

“誰叫你做事不想後果!!”首領生氣地轉過身,一邊向外走,一邊說道,“先自行閉修三年,再給我去人界那練歷個一百年!”

 

“…….是………哈?”高尾以為自己聽錯了。

 

“……….要做啥自己決定!不要給我再添麻煩,要找人還是陪人都隨你,做好了,就給我快點滾回來吧!”

 

“……..啊……..是!謝謝你,首領!”高尾聽完,立即開懷地跑掉。

 

“……說什麼謝謝,是罰啦罰!…….啊!已經跑掉了嗎?…….可惡,我是不是太寵他了,唉!”

 

小真小真!要等我啊!!很快,我就來找你了!!!

 

﹣﹣﹣﹣﹣﹣﹣﹣﹣﹣﹣﹣﹣﹣﹣﹣﹣﹣﹣﹣﹣﹣﹣﹣﹣﹣﹣﹣﹣

 

NG Show~

 

小真小真!要等我啊!!很快,我就來找你了!!!

 

“太慢了!高尾!”

“….小真?”

“所以我來了!”

“小真,是怎樣來的?”

“…..愛的……我只是儘人事罷了!”

 


 

 

﹣﹣﹣﹣﹣﹣﹣﹣﹣﹣﹣﹣﹣﹣﹣﹣﹣﹣﹣﹣﹣﹣﹣﹣﹣﹣﹣﹣﹣

 

<所謂的‘結局’>

 

綠間真太郎如願地望入了秀德,在秀德的校園中走動著,打算去籃球部的他,突然聽到一把清爽的聲音從背後響起,綠間反射性地把頭轉過去,在眼前的是一個擁有著一頭墨黑短髮和一對泛著灰藍色光彩的眼睛,與他身穿同樣制服的人。

 

“吶!綠間真太郎君!~我是高尾和成~你進了籃球部對吧?我也進了~請多關照啦!”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

 

“wwwwwwww~你說呢?就不定我們從前見過啊~wwwwww開玩笑啦~打籃球的人裡不認識你的人才比較少吧!”

 

“哼”

 

“啊啦?那是啥?”高尾指著綠間手上的東西問道。

 

“今天的幸運物,是透明膠帶的說。”

 

“wwwwwwwwww那啥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

 

這男的看起來很輕浮,儘管有點莫名的熟悉感,綠間對於眼前的高尾在心中評價著。

 

“wwwwwwwwwww”

 

“有什麼好奇怪的說?”

 

“而且雖然我從剛才就注意到了,你那尾語是怎麼回事啊啊!?wwwwwwwww超沒常理的好不好!”

 

“…………….”這傢伙不但輕浮,也令人大火。

 

“www~哈哈~”

 

“快收起你那噁心的笑容!”太刺眼了,這算什麼的說!!?

 

“哈~是是~”

 

吶~既然小真已忘了,那就重新創造吧,再一次創造我們之間的回憶。對吧~小真~

 

雖然太人火大,卻也討厭不起來…………啊啊,真火大!!不管了!!!

 

“嘖,走了,高尾!”

 

“嗯?”

 

“社團活動!”

 

“哈?…….wwwwwww”

 

“快點!”

 

“是是~”

 

“回答一次就夠的說!”

 

“是的說!”

 

“……………不要學我!高尾!”

 

於是,故事再一次展開,而相信這次再也不會有任何消失了。

 

命由天定,所以他們的相遇必然是命運,而重逢也是勢之所趨的命運。

 

那麼故事,

 

RE-START!

 

﹣﹣﹣﹣﹣﹣﹣﹣﹣﹣﹣﹣﹣﹣﹣﹣﹣﹣﹣﹣﹣﹣﹣﹣﹣﹣﹣﹣

 

NG Show~

 

“這算什麼!”

“小真?”

“我(高中的我)才出這樣的一幕?”

“冷靜啊~小真~劇情需要嘛~”

“我並沒覺得那個幼小的我能和高尾在一起這麼久很幸運什麼的,也沒有在妒忌的說,看來是我人事並未做足….”

“額…..小真……不要說了,我覺得我心跳跳得快死了!嗚哇~”

“哼”

 


 
评论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