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童话系列》﹣赤降篇﹣我是屬於你的

我是屬於你的

﹣﹣改篇自忠實的約翰

內容會多少改篇一下,結局更是非原著向…..畢竟原著向就……

試著寫一下,感覺還滿有趣……

 

 

老國王生了重病,快要離世的他意識到自己時日無多,找來了一直長伴在自己兒子身邊,十分忠誠的僕人﹣光樹。

老國王對光樹說,

“忠實的僕人,光樹,我知道自己不行了,但我放心不下兒子,你能幫我好好照顧那孩子,一直在他身邊,永不離棄嗎?”

光樹低著頭回應,

“我決不會離他而去,我會一直忠實地為他服務,那使獻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國王欣然地道,

“現在我就放心了,我死後,你就帶著他把整座宮殿看篇,所有的房間,珠寶也別遺漏,但唯獨有一間房子不能讓他進去,就是那間掛著金屋公主的畫像,如果他進去看了,他一定會想要得到她,這會令他陷入萬劫不服的險境,你千萬要負起這責任。”

當忠實的光樹再一次起誓後,老國理便安然離開世上了。

 

傳說金屋公主有著絕世的美貌,但這不是重點,而是得到公主的人,可以得到呼天喚地的力量,可以輕易得到這個世界。

 

淺棕髮的青年,光樹看起來無比的平凡,卻是一直長伴著赤司身邊的僕人,最忠實的僕人。老國王死後,他來到一個房間,走進去便對一個有著血紅的髮和瞳的男人敬禮。

“光樹……父親去世了”他冷淡平靜而又確定地說。

“是的”

“他說什麼了?”

“老國王他…….”光樹把老國王的所有叮囑一五一十說出來。

“呵,有必要嗎?”赤司笑說。

“…….”光樹跪下來,抬頭看著逆光中改火血的色彩,說,“我一定是理行自己的諾言,對你永遠忠心,獻上所有,連同生命也一同獻上”

赤司勾起嘴角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你今天所說的”

 

喪事辦完後,光樹理所當然地帶著赤司把宮殿上上下下每一個角落看遍,唯獨那個有著金屋公主畫像的房間沒有打開。

光樹直接走過這房間,引起了赤司的注意,他問,

“光樹,為什麼不打開這房間?”

光樹只能回答,

“那裡面會有讓你恐懼的東西。”光樹只能隨意說個理由。

“我沒有恐懼的東西,開門吧,光樹”

光樹擋在門前一個勁地搖頭,“我不能讓你不幸的!老國王說過這會讓你不幸!”

“沒關係,打開吧”赤司摸了摸光樹的頭,柔聲說。

光樹見赤司無論怎樣也要看,也只能打開,因為他從來就不懂拒絕他。

門打開的一瞬間,赤司的眼都亮了,

“金屋公主嗎?”赤司輕聲說著,“可以利用呢”

光樹在一旁不安地看著赤司,而他只聽到一句,

“我要得到她”

“…….是”他從來就不會拒絕他。

 

據說,公主的周圍都是金製的東西,所有的用具都是金子做的,桌子,椅子,碟子,杯子等等,但她還想要更多更多美麗又新奇的金製品。

 

於是,赤司下令全國的技藝高超的金匠做出用具,他們日而繼夜地趕工,終於做出了許多新奇美麗的金製品。光樹把所有成品都放到船上,所有人都偽裝成商人的樣子出發到金屋國的領地,到達後,光樹說,

“我先去探路看看”

“好”赤司說,“我會把東西放到好等你帶公主來的。”接著便下令把所有的金藝品用在裝飾船,並把一切的東西整理好。

光樹提著一籃金器前往宮殿,在宮殿的門前,他見到了一個站在井口旁美麗的少女,少女問,

“你是誰?”

“我是一個商人,請看看籃中的東西”

“嗯?”少女看了一眼籃中的金器,興奮地道,“多漂亮的東西!公主最喜歡這些東西了,應該讓她看,她一定會全部買下來的!”說完,便牽起光樹的手把他帶進宮殿。

“這…..沒問題嗎?”

“沒事~我是公主其中一名的待女”她說,然後邊走邊看著光樹說,“你…..應該多笑啊,哪有商人像你這樣木著臉的。”

“笑…..嗎?”

“嗯”

“…..這樣行嗎?”光樹拉出個笑容。

“……嗯,好很多了!”

走著走著遇到了衛兵,她興奮地向衛兵說明一切,他們便放行了。

 

光樹一直被牽著走,直到見到了公主,那少女才退開。

“你好,公主,請看看這些商品。”…….啊啊,的確是美若天仙,跟赤司很配呢…..光樹拉起笑容說。

“天!太漂亮了,我要全部買下來!”

光樹機械式地說著,

“我只是一位富商的僕人,我帶來的這些與他船上的根本算不上什麼,那兒還有很多很多公主從未見過最精緻最昂貴的金製工藝品”

“那你把他們都帶來吧”

“要拿的話,也不知要多少天才能拿到來,數量太龐大了”

“很多?”

“那只好請公主等了”

公主的好奇心和欲望大得等不及,忍不住說,“帶我到你們的船上,我要親自看你主人的貨物”

“我明白了,我們的船在西港口”

 

公主急急地領著人去西港口,而光樹則跟在他們身後慢慢走著,

“你太慢了!”剛剛那少女又出現了,

“啊…….”

“走快點才行啊”她又牽起光樹的手,“還有!笑容!”

“……嗯”

就這樣一行人來到了船的位置,

遠遠的,赤司看到了正在接近的公主,心中默默想著“美麗的……公主嗎?”

再看到光樹那一邊,“…………..”

赤司站起來,笑著對公主說,“請”

“啊……好”公主覺得自己好像對眼前這個人著迷了,她呆呆地走上了船,把身後的僕人都掉在船下,獨自和赤司走進船艙。

在公主恍神的時候,赤司對身邊一個人輕聲命令,“把那個牽著光樹的手來的女人殺掉”

“是!”

 

落後的光樹,告別了少女後,走上船,找到了舵手讓他馬上起航,就這樣當公主一件一件金製品都看過後,才發現船早就離岸了。

“天啊!!我被拐走了!被一個低下的商人拐走了!”公主嚇得尖叫起來。

“不,我是國王,你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赤司輕輕握著公主的手,臉上掛上溫柔的微笑。

“啊…….”他是多麼的優秀啊………“我……”

“你好好想一想吧”說著,便打算離開時,

“不用了,我願意”公主一臉緋紅地說。

“呵”

 

公主傾心於年輕的國王,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然而,事情卻還未完結,當船還在茫茫大海上航行的時候,公主待在房間心中默默想著將要成為她丈夫的赤司,光樹坐在船邊吹起笛子而當天空飛來了三隻嘰嘰喳喳說過不停的渡鴉時,聽得懂鳥語的光樹停下來,細聽著。

 

第一隻渡鴉說,“讓他去吧!他得到了公主的愛,讓他去吧!”

第二隻渡鴉說,“不!他這一去,還是得不到公主的!”

第三隻渡鴉說,“他這一去,一定能娶到她的,你們看公主多著迷他了”

第一隻渡鴉又說,“那對他有什麼用!不信你看吧,當他們登上岸後,國王會騎上那一匹棕紅色的馬,但只要他騎上去,那馬就帶他到天空之上,讓他永遠也見不到心愛的人了。”

第二隻渡鴉接著說,“正是如此,但有什麼辦法嗎?”

第一隻渡鴉說,“有,有!如果有人坐上那匹馬,抽出插在馬鞍裏的匕首把馬刺死,年青的國王才能得救,可有誰知道呢?就算有人知道,誰又會告訴他呢?因為只要他將此事告訴國王,並因此而救了國王的命,那麽,他的腿從腳趾到膝部整個都會變成石頭。”

 

第二只渡鴉說,“正是這樣,正是這樣!但我還知道別的!盡管那馬死了,國王還是娶不到新娘。因為當他們一起走進王宮時,就會看到睡椅上有一套新婚禮服,那套禮服看起來就像用金子和銀子編織而成的,其實那都是一些硫磺和瀝膏。只要他穿上那套禮服,禮服就會把他燒死,一直燒到骨髓裏面去。”

第三只渡鴉說道,“哎呀呀!難道就沒救了嗎?”

第二只渡鴉說,“哦!有,有!如果有人搶上前去,抓起禮服把它們扔進火盆裏去,年青的國王就得救了。但那有什麽用呢?要是有誰知道,並告訴了這個人,他按這種辦法救了國王,那他的身體從膝蓋到胸部都會變成石頭,誰又會這樣幹呢?”

 

第三只渡鴉又說道,“還有,還有!我知道的還要多一些!即使禮服被燒掉了,但國王仍然娶不成新娘。因為,在結婚典禮之後,當舞會開始時,只要年青的王後上去跳舞,她馬上會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得像死人一樣。不過,這時要是有人上前扶起她,從她的右乳房中吸出三滴血,她才不會死去。但要是有誰知道這些,又將這個方法告訴某個人,這個人按這個方法救了新娘,那他的身體從腳尖到頭頂都會變成石頭。”

接著,渡鴉拍著翅膀飛走了。

光樹聽懂了一切,他開始犯愁了,可他並沒有把他聽到的事情告訴他的主人。因為他知道如果告訴了赤司,他一定會把所有事自己解決,這會令赤司更危險,最後他自言自語地說,“那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救他。”…..因為他是最重要的,我………

 

在他們上岸後,渡鴉的預言應驗了,岸邊跑出一匹神俊的紅棕色馬來,赤司就要上馬之時,光樹搶在他之前騎上馬,抽出匕首把馬殺死了。

其他僕人原來就對光樹很嫉妒,這樣一來,他們都叫道,“他殺死送國王回宮的駿馬,太不像話了!”

赤司卻只說了一句,“讓他去做吧”

當他們來到王宮,看見有張靠椅在赤司的去路前,而上放著一套漂亮的禮服,禮服閃爍著金色和銀色的光芒。赤司走上前,光樹已把它們一把抓過,扔進火裏燒掉了。

其他的僕人又咕噥著說,“他為什麼要禮服給燒掉了?他到底想怎樣了?”

赤司也只說了一句,“讓他做”

結婚盛典舉行後,舞會開始了,公主作為新娘一走進舞場,光樹就全神貫注地盯著她的臉,突然間,她臉色蒼白,就像死了一樣倒在地上。光樹迅速地彈身向她躍去,將她扶起,抱著她來到內室一張靠椅上,從她的右乳房中吸出了三滴血。她又開始呼吸,並活了過來。

赤司在一旁看到了全部過程,他上前一把把他抓著拉到另外的房間,一臉怒氣地把光樹壓在牆上,說,“你為什麼要碰那女人!”

“…….對不起,你生氣了……”

“你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碰她,你不可以…….”

光樹打斷了赤司的話,

“請你聽我的解釋……”…..對,夠了,這樣,赤司就能過上幸褔的生活了……..

“說”

“我在海上……渡鴉的對話,他們說了你將會面對的一切不幸,所以我才會做那些舉動……..”

“即是碰那女人也是?”

“……是的”

“你告訴我便可以了,說你是為了救我”

“…….嗯,所以我現在說出來了,即使會變成石頭……”

“什麼……”赤司看到光樹的身體由腳尖開始漸漸變成石頭,“光樹!”

最後光樹笑著對赤司說道:“我忠實而真誠地希望你能幸褔。”那是他最美的笑容。

赤司抱著已變成沒有生命的石像的光樹,低聲地說著,“光樹…..光樹…….怎樣才能救活你?告訴我….光樹”

一小時…..

兩小時……

赤司還是反覆地問著,而這一次,石像竟開始說話了,它說道:“要是你為我能舍棄你最愛的人,或是最愛你的人,就能讓我復活。”

赤司聽見後輕撫著光樹石像柔聲說道,“為了妳,我願付出世界上的任何東西。”

“既然這樣,”石像說道,“只要你砍下你最愛的人,或是最愛你的人的頭,將她的血灑在我身上,我就會復活了。”

“好的,你等我,光樹”

赤司把剛成婚的新娘叫到房間中,他拔出佩劍刺向她,就在他拔出佩劍的一剎那,光樹復活了,然而即使赤司看到這一切,他刺向公主的劍還是沒有停下來,公主就這樣死在她最愛的人手上。

“….為…為什麼?我不是已經……為什麼還要殺了她?她不是你最愛的人嗎?”

“我最愛的人沒有死,我從不喜歡她,她只是我的棋子,得到世界的棋子”赤司緩緩走到光樹身邊,擁抱著他,“但是若是她的存在會危害到我所愛的人的生命的話,她便不能存在了”

“……最愛…..”

“你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不對嗎?別再自欺欺人了,光樹”

“但…..我是你的僕人”

“承認吧”

“…..我……”

“你說過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你要聽我的,我要得到你,光樹”

“…….嗯”他絕對就不會拒絕他,因為…..“我是屬於你的,一直都是……”

 

END

 

感覺上沒多少愛情線?你錯了,都是暗藏著的!!

慢慢去意會吧!!<其實你自己也糊糊塗塗的吧

 但....我居然開新腦洞,也不填舊坑.......想打死自己


 
评论(1)
热度(35)
  1. 百慕大SUNSPOT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