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十四)HE結局 全文完

 

(十四)

﹣﹣﹣﹣﹣﹣﹣﹣﹣﹣﹣﹣﹣﹣﹣﹣﹣﹣﹣﹣﹣

綠間就這樣看著,看著,完全動不了,他不敢向前走,因為一但走了他就必需要面對一個他不想面對的現實……..

“…小….真…..”突然綠間好像聽到高尾的聲音,定眼一看,高尾的心口發出了一點點橙黃色的光,高尾身上的咒文被一點點吸去,綠間快步走進去抬起高尾的上半身,高尾的雙眼有了點光彩,綠間大叫著高尾的名字,“高尾!”

“….小….真?….咳…..” 然而高尾心口那道橙光突然消失了,高尾眼中的光彩變得混淆起來…….

“高尾看著我不要閉上眼!”

“小真…..對……不起…..我……”

“高尾!”高尾的雙眼再一次合上,不論綠間如何呼叫,他再也沒有張開雙眼。

他們從沒有接吻過,綠間是知道的,是因為高尾從來都不願意…..綠間無比溫柔地抬起高尾………輕撫著他…….

雙唇輕輕相碰…那是那麼的冰冷,卻又是比想象中柔軟得多…..

﹣﹣﹣﹣﹣﹣﹣﹣﹣﹣﹣﹣﹣﹣﹣﹣﹣﹣﹣﹣﹣﹣﹣﹣

﹣﹣我們是影,而你們是光,我們會一直一直保護你
,

是我們唯一的執著(影)

﹣﹣我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也不需要你們耗盡一切,

我們不能失去你們,光影必需要共存,

這也是我們唯一的堅持

(光)

 

他在尋找那個時不時就從他眼前消失的人,既然這樣,那他就只能盡力地找了吧。啊!找到了!

“黑子!”

“火神君……你今天工作沒有被日向桑罵吧”黑子回過頭淡淡地問。

“哎….這個嘛……”

“其實你大可以不用退到後勤的…….”黑子低下頭說,“你不用為了我而…..”

“那是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不會後悔!”

“火神君”

“而且….嘛…..為了你的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火神笑得很愉快地說,“能得到你….是我的幸褔”

“火神君….真不知廉恥呢”黑子偏開了頭,但耳根卻發紅,“竟然說這種…令人害羞的話…..”

“!…嗯…..”火神輕輕換著黑子的頭,“不知道綠間怎樣呢…..”

﹣﹣﹣﹣﹣﹣﹣﹣﹣﹣﹣﹣﹣﹣﹣﹣﹣﹣﹣

逆光之下,看不清那男人的臉容,只聽見他沉重地開口,

“光樹......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就那樣留在我身邊讓你痛苦了嗎?”

“..........”

“回來吧,光樹,我會做得更好的”

“.......幹麼說得這麼哀怨啊!我只不過是不住這兒罷了”看著他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大聲地說。

“.......瞪”

“額.....還有到外面經商,少了來見你罷了......”被瞪著,降旗的低氣立即清盤。

“光樹”

“是...是...”

“看來調教還不夠呢”赤司逼近降旗……..

“哎!等等!征!別!”

降旗在兩年前的奇跡分部血夜一事後,向赤司主動提出出外經商一事,有赤司的指導和降旗的努力,有了驚人的成果,一同的合伙人也得到了很大的收益,至於那些合伙人時不時受到某人的某些威脅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嗚....征大笨蛋.....一大早都幹了些什麼!”降旗紅著臉整理著衣服。

“呵呵,光樹,你喜歡我嗎?”

“哎?....嗯”

“你愛我嗎?”

“嗯,我愛你....所以的會努力成為一個配得上你的人的....”

“呵”

這時門被推開,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啊啦,真太郎,歡迎回來”

“綠間….那個高尾….”降旗一臉擔憂地問。

“還是老樣子”

“是嗎…..那麼我先回去了,再見了,綠間,征”

“嗯,小心點”

“明天要再來啊,光樹”

“才不來!”

“.......”瞪

“....看....看心情吧”說完就跑走了。

“真太郎,要來盆久違的棋嗎?”赤司笑著對綠間說。

“.......好”

﹣﹣﹣﹣﹣﹣﹣﹣﹣﹣﹣﹣﹣﹣﹣﹣﹣﹣﹣﹣﹣﹣﹣

“小室仔,你又要過去了嗎?”紫原一臉不爽地說。

“嗯”

“哼”

“怎麼啦,敦”

“你不是已經幫高尾吸收完留在身體中的惡咒了嗎”

“嗯.....那時,好在有那個護身符,高尾才能保持性命,但是.......他現在還不醒過來....我很擔心......所以.....”冰室看上去有點傷哀。

“嘟.....那你去看”紫原看到後,不情不願地說。

“呵呵,敦”冰室露出笑容,輕輕摸著紫原的頭說,“我很快會回來的”

“別把我當狗啦,小室仔”

“呵呵,我一會就回了”冰室走到門外,打算外出時,紫原說,

“......我相信你的”

“?”

“因為....你說過要和我一起活下去”

“嗯”

安靜的房間,靜靜地躺著一個黑髮的男人,一個不會動了,不會露出笑露的男人,冰室坐在他的身邊,冰室的聲音充滿著憐愛,自顧自地對著他說話,

“高尾,我今天又來了.....嗯果然.....已經沒有殘留的惡咒了嗎?是假死的狀態中....還是你因為你覺得自己已經死了才不醒過來呢?.....高尾...快點醒過來啊....我還未好好地罵你搶了我的工作呢.....”

冰室就這樣陪著高尾,呆坐了一會,然後就回去了,

“高尾,我回去了,不然,敦又要吃醋了,你也快點回來吧,那個人也在等你啊”

房間再次餘下一個人,房間外的大柳樹隨風飄揚,花朵滿是生命力地盛開著,但是房中的那人卻還是一動也不動,這時,一個模糊的形體輕輕地靠近他……..

﹣﹣﹣﹣﹣﹣﹣﹣﹣﹣﹣﹣﹣﹣﹣﹣﹣﹣﹣﹣﹣﹣﹣﹣﹣

兩人正在下棋,棋盤上出招連連,攻防精彩,

“赤司,你只想用桂馬嗎?”

“呵,那就要看真太郎你的實力了”

“..........”

“高尾醒了嗎?”

“.....還未”

“會醒嗎?”

“.........”

“我有點驚訝呢,想不到你會把我給你的護身符給了他呢”赤司微微地笑說著,並在棋盤上展開新一輪攻勢,“不過,也是因為這樣他才算是勉勉強強保得住性命”

事實上,那一個護身符是個強力的反咒力的符咒,赤司給綠間的原因是,避免影子高尾突然死亡時,讓沒影子的綠間多少能受到保護,但想不到綠間會把它如予了高尾,令到那天高尾單獨承受起‘蒼凌’的時候,護身符發起作用,亮出橙色的光芒,把惡咒吸收到其中至極限為止,雖說結果只能令到高尾進入假死的狀態,而之後趕到的冰室再把殘留下在高尾體內的惡咒全數吸走,性命也算是保住了,然而高尾還是醒不過來,安靜地沈睡了整整兩年之久......

“.........”

“需說不是本意,但能讓他活下來也不錯”

“.....赤司,謝啦”

“不用這麼客氣,真太郎,那天行動的是你啊”

“.......”

接下來,兩人沈默地下著,過了好一會,赤司再次開口,“對了,真太郎,你新的影定下了,要去看看嗎?”

“.......赤司,完局了,是我輸了”說完便站起來,推門而出,在關上門的瞬間,他對赤司說,“我不感興趣……那個影不是高尾,我並不在乎……..是生是死也與我無關”

門關上了,赤司手持著被吃的桂馬說著,

“是嗎.....明明有機會再重來,還是要放棄機會,執迷不悟嗎.....呵呵”

到底赤司說的是棋局還是綠間,也許就只有赤司和綠間知道了.....

﹣﹣﹣﹣﹣﹣﹣﹣﹣﹣﹣﹣﹣﹣﹣﹣﹣﹣﹣﹣﹣

“小青峰啊啊!!!你幹麼啊啊啊!!!”

“哈?打人啊!”

“我當然知道!是問你為什麼打個不相幹的人啊!!”

“哈?因為那傢伙不是挑戲你嗎?”

“.......”

就在剛剛青峰和黃瀨進行共同任務,皆因兩年前的大戰,海常失去了很多戰力,因此每次任務都會請些外援,只是不知為啥,是青峰配黃瀨的機率高於九成,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剛執行完任務之際,委托人對黃瀨進行語言上的…..

例如……

“啊啦啦~真漂亮呢~來陪陪我吧”

又例如……..

“今晚有空嗎?”

再例如……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強’的哦~保證你一定不會悶~”

如事者,委托人被狠狠打倒了,還在昏迷中,結果只能把其送到家中,兩人見狀,便把人隨意放好,便在人家家中隨意吃喝玩樂起來。

“小青峰!別只吃肉啊!”

“你才是!別只管吃喜歡的!”

“才….才沒呢!”

兩人火戰過後,便掉下委托人走了,來到了河邊坐著休息,看著夕陽時,黃瀨很突然地說起,

“高尾怎樣呢....小青峰.....多得他,我們才沒事呢”

“我又不會有事的”青峰沒所謂地往後躺。

“小青峰!”

“嘛,不過多得他,你才沒事呢”青峰看著黃瀨笑說。

“嗯”

“那個.....小青峰,高尾他醒來之後還要再做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是一直睡下去比較幸褔吧”黃瀨小聲地說。

“嗯......也是”

“........”但青峰回應後,黃瀨一臉失落。

“好了,別這樣子了,聽說,綠間有新的影了”

“什麼!?”

“好像是因為高尾的死已經把他跟綠間的連繫切斷了”

“......哎”

“也就是,已經不需要作為影子的高尾了”

“那麼......”

“那作為普通人的....不,沒有用處的影的高尾之後會怎樣,就要看綠間了.....”

“小青峰!”黃瀨有點火了,這人為什麼不能正經一點!

“哈哈哈,你說綠間會拋棄他嗎,都兩年了呢”

“嗯....希望高尾快點醒來吧”黃瀨這時才慢慢回復好心情……..

“嗯啊”

又一個夕陽落下了,都到底還要落下了多少個夕陽,他才會在睡夢中醒這來,還是因為美夢而不願回來呢?

﹣﹣﹣﹣﹣﹣﹣﹣﹣﹣﹣﹣﹣﹣﹣﹣﹣﹣﹣﹣﹣﹣﹣﹣﹣

高尾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時,是在影子的房間,也就是他最後身處的房間中,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這,但他自覺得已經死了,所以就待在這一動也不動,等待著離開或是消散的時間,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高尾在模糊的意識中並不能注意到實際上過去了多少時間,但就是感覺到已過了很久,高尾待不住,他想也許是心中還有思念,才沒能離開,便開始到處走動,其他人的確是看不到他的,他也觸碰不了別人,他慢慢走著,見到了黑子,生活得好好的,他安心了,他在街上到處遊走,不自覺來到了綠間家門前,這時他看到了冰室走進去,他跟著冰室,然後看到這輩子最令人吃驚的事情,他一動也不動地聽著冰室的話,直到冰室離開了他才小心地來到那沉睡的人的身邊,高尾一下子跪坐下來,放聲痛哭,即使沒有人能聽見,他流下了這生最喜悅的淚……..他還活著,還活著……..

門被打開了,高尾看到了他最想要見到你的人,那人筆直地往高尾走過來,

‘小真…….’高尾抬起雙手想要擁抱他,無奈綠間看不見,筆直地穿過他,‘啊……對了,看不到,也摸不到呢’

綠間坐在沉睡的高尾身邊,什麼也不做,就只看著,好像高尾隨時都會醒來一樣,一坐就坐到深夜,高尾看著這淚流過不停,低聲地叫著,‘小真….小真…..’突然,綠間輕撫著高尾說,“高尾,快點….快點回來我的身邊…….”

即使觸碰不了,高尾還是從後擁著綠間,流著淚卻又展開最快樂的笑容說,‘我這就回來了,小真……等我’然後,那模糊的形體便化著閃光飄散了…….

綠間像是聽到有人在叫他,快速地回過頭卻什麼也看不見,綠間開始感到睡意,便躺在還在沉睡的高尾身邊安睡著……….

﹣﹣﹣﹣﹣﹣﹣﹣﹣﹣﹣﹣﹣﹣﹣﹣﹣﹣﹣

晨曦的陽光把綠間叫醒了,綠間習慣性地從高尾那邊看,他怕…..很怕高尾又會不見了,那天起來不見了他所帶來的痛苦令他初次知道了什麼是可怕,然而,他卻什麼也見不到了,只見到高尾平時蓋著的被單凌亂地在地上,綠間發狂似的找,到處的找,便後在房間外的柳樹後見到了那個身影,坐在樹下閉著雙眼睡著……綠間慢慢走,卻看到了他無比希望的事情發生,高尾張開眼看著他,而還在笑…….

“小真…..你….醒…..啦”還在說話…..綠間覺得這是夢,因為這畫面在他夢中出現了很多次,也讓他失望了很多次…..也許這一次也只是一個美夢吧。

“小….真…..”高尾看見了綠間的表情,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一樣,吃力地支撐起身體,向綠間走,但卻不到兩步就軟軟地倒下,綠間一個箭步半抱著快跌倒在地上的高尾,“高尾!”

“小…真…我…可是…真的….啊”高尾擁著綠間笑說,可能是因為高尾就這樣睡了兩年,身體變得產弱,腿部的肌肉也明顯地退化了,令到他走不了多少路,今早他也是盡了全地才走到柳樹附近,便累倒了。兩年的時間再次開口,也令他多少說話不太利索。

綠間緊緊抱著他,像是怕高尾會一聲不響就消失一樣,高尾說,“小真….我…回….來了”

“嗯”綠間看著高尾的臉出神了一會,露出了笑容說,“歡迎回來,高尾”然後輕輕吻下去,被涼風吹過後,高尾的唇是冷冷的卻又是無比的柔軟,一吻過後,高尾撫著唇說,“這…是…初吻….吧”

“不是了”

“?”

“在你沉睡時,我可是有盡人事的”

“……呵….呵…小真……大……色……狼….”兩人的唇相一次合上,這一刻,他們兩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褔感…….柳葉飄揚,晨光映照,他的執著帶來了死亡似的後果,他的堅持帶來了奇跡般的希望……

但是沒有他的執著卻不會令他有了堅持……..

也許這不是最完美的結局,但對兩人來說能再一次在一起已是最幸褔的結局了…….

全文完

================

小新的話

不是偽END ,也不是BE…..真的完了~

寫了這麼久終於完結了(好像沒有一年?什麼!?更太快了吧!

這好像是我的第一篇文?(忘了!新坑太多……唉

順利完成真好….一開始可是很怕沒人看的…..畢竟CP太多

綠間又太路人,又太虐和哥……

但是,好像中毒了一樣寫不停,腦洞又不停出…..唉

一路謝謝大家了~多少有人追,很高興~

其他坑也會開始快更~要是身體還好的話~

然後……考慮開個新坑是專虐綠間的(狠虐!)

因為寫了這麼多文,不是

綠><<<<<<<<<高

就是

綠>>><<<<<<<<<高

還有就是

綠><<<<<<<<<<<<<<<<<<<<<高

想要寫個

綠>>>>>>>>>>>>>>>>>>>>>>>高

(呵呵~真糟~)

架空是一定的了

問題來了…..要寫副CP嗎?

那要寫什麼CP好?

所以就來問問大家的意見了~

請務必回答,不然就隨意了~

到時出什麼奇怪的CP,別怪我~

 

2014/7/30

小新與蘋果 (?是不是要寫個絕筆什麼的?…..刪)

感謝一路陪伴~

==============

以上小新的話,都是廢話

因為新文己定下了

在貼吧也發過一章

這是舊文

但很想知有人想要先讓我開始新文,還是繼續貼舊文呢?<<這才是重點


 
评论(6)
热度(3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