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八)

(八)

﹣﹣﹣﹣﹣﹣﹣﹣﹣﹣﹣﹣﹣﹣﹣﹣﹣﹣﹣﹣﹣﹣﹣﹣﹣﹣﹣﹣﹣﹣﹣﹣

﹣﹣無謂我如何地努力,我也不能成為你的影,不能保護到你,能做的只是死纏在你的身邊。我只是希望,若不能成為你的影為你擋災的話,那最少要成為比你更耀眼的光,成為眾矢之的,這樣也許便能減少你可能會受到的傷害了吧(黃瀨)

 

作息的時間被擾亂的綠間現在心情糟透到極點,他一邊走一邊想著由昨晚到剛剛一直在身邊的那個人,他就覺得去見高尾果然是一個錯誤的選擇,那一個人已經在他的心頭停住了,已經令他在意到不行了的人,已經令他不得不去想了,現在他的腦袋已經一團糟了,但這時,他看到一個他現在絕不想管的人,但那人帶著受傷的身體和空洞的眼神在這個他從前絕不會出現的時份呆呆坐著,令他不得不管,儘管這可能有遺他往常的作風,但混亂的腦袋已令他想不了那麼多了。

“青峰”

“….啊….綠間啊”青峰有點呆呆,

“受傷了?”綠間看到了他包綁好的手臂,

“啊啊….昨晚的事了”

“那你還待在這幹麼,傷患就該好好的休息到復原,否則就只會礙事。”

“….哈哈….你還是這樣呢…..你倒是幹麼….像是一晚沒睡啊”

“….有點事”

“哦….喂,綠間,你知黃瀨是什麼回事嗎?”

“黃瀨?”

“嗯….昨天…..”青峰回憶起昨日的情況……

青峰一不小心中了敵人的,手臂受了滿重的傷,結果一完成任務便被趕回來,剛回來沒多久就見到那一臉犯傻的黃瀨,

“啊!小青…..你受傷了!?”

“吵死了小傷罷了”

“好多血….還能是小傷嗎?”

黃瀨硬是把青峰帶去距離比較近的海常地區的醫療間,利落地幫忙包紮起來,

“其實回去桐皇那兒也可以吧”

“等你回到去說不定都流血流死了!!”黃瀨狠狠地包紮著,

“怎可能…..嗚,輕手一點啊!”

“……….”

“……黃瀨?你怎了……”包完紮後,黃瀨開始沉默起來,低著頭看不清他的面容,

“…..小青峰”

“怎啦?”

“……我”黃瀨還是低著頭,

“……..”青峰不自覺地抬起手,想要把他的表情看清楚,但在觸碰到之前,黃瀨便開口了,

“我….決定不要再憧憬你了……”只在憧憬你是沒用的,這是不能在你身邊的…..我不可能在你身邊保護,因為我們不是伙伴啊….而且,也不能代替你承受傷痛…..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要…..“我要變得比你更強……”變得比你更引人注目,成為眾矢之的….這樣的話也許….也許就能分擔一點你的傷痛了吧…..小青峰…..對不起….我太沒用了…..

“你這傢伙….你說什麼啊…..”

“我要超越你,小青峰”黃瀨抬起頭看著青峰,

“…….” 也許是因為他的眼神太堅決,又或許是太清澈,令青峰說不出半句話。

“那….小青峰要小心傷口啊….我走了”說著黃瀨轉身走了,青峰伸出去的手抓不住他,他看著自己的手出神地喃著,

“我….又錯過了?…..”

青峰就這樣呆呆地遊蕩了整個晚上,最後便呆坐在這兒,被綠間發現了。

“黃瀨是怎樣回事啊……我…..做了什麼嗎…..”青峰完全搞不懂黃瀨想做什麼,他想了好久也不明白為何會如此突然…..

“青峰….”綠間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但他卻決定還是讓青峰自己解決,他沒空閒處理別人的事…..他也有個難以解決的煩惱,但多少還是說兩句吧,不然,他一直待在這可對身體不好,可要影響到任務的,並不是擔心他……

“嗯?”

“你還未錯過的…..現在去‘追’也還行的…..”

“….不是太遲了嗎…..”

 “……我也…..要做點什麼吧…..一天那傢伙還在…..就必需要盡人事…..”本來腦袋混亂的綠間,突然開始說,“沒錯….現在開始還不遲…..”也不知綠間是對青峰說還是對自己說,但他的語氣卻帶著肯定,

 “…嗯…..”

“嘛,做不做是你自己選的,但黃瀨不一定會等你想好的…..”我也要盡人事吧…..這….僅僅是為了自己,並不是為了那傢伙…..

“啊啊”

然後綠間便留下青峰一個人沉思,自行離開,他的目的地是那兒,讓他盡人事的地方……

﹣﹣﹣﹣﹣﹣﹣﹣﹣﹣﹣﹣﹣﹣﹣﹣﹣﹣﹣﹣﹣﹣﹣﹣﹣﹣﹣﹣﹣

﹣﹣身體的痛遠不及心靈的痛,因為我已習慣了身體的傷痛,但請不要給予我心傷的機會,不要接近我,不要給予我希望,不要讓我更加重視你,不要讓我愛上你,請讓我停留在想要去恨你卻又無比憧憬你的時候就已經足夠了(高尾)

 

“果然不是夢呢。”高尾看著推門而進的綠間說,“想不到你真的會來,還來第二次呢”

“……....”

“呵呵,沒話說的小真也很可愛呢~”高尾輕挑地說。

“小真.....?!”

“其實你不用來也沒關係”也不管綠間對那稱呼的感想,高尾便接著就下去,“現在來是要聯誼感情,好讓我更努力嗎?但真遺憾了呢,可能一兩個月後就要換人了,所以現在跟高尾醬我聯誼是沒用的了哦,小真”

“….閉嘴,高尾!”綠間不滿地打斷高尾的說法,“你太囉嗦了,我要怎樣你管不了”

“是是,小真最大的~”高尾一面沒所謂的樣子對綠間說著,“小真來是要該麼的?看高尾醬我痛苦的喘息?哼哼,真是惡趣味呢”

“高尾,難道你就不能正經點說話嗎?”綠間受不了高尾那種自嘲般的語調。

“………那你想我怎樣,要我質問你現在來幹麼嗎?要我罵你無知嗎?要我說我很恨你嗎?還是要我告訴你我每次承受咀咒時有多痛苦?你告訴我啊,綠間!”高尾像是突然崩潰似的,連聲音也開始帶點哭腔,

“.........”

“小真,求你了,不要再來了,我想你做到的,你都做不到的……..所以不要管我了,求求你了,放過我吧”

“….高尾”

“夠了!回去吧,小真”

“我說過的吧,我要怎樣,你管不著,再說,我有興趣交流的‘影’也就只有你一個,下一任是誰我不想知,也用不著知道,所以,明天我會再來的!”說完便推開門離開了,相反高尾卻脫力地坐著,

“哈哈哈小真還真夠任性呢”他一邊笑說著一邊流下了淚,“為什麼要這樣..…這樣的話我會誤會的啊,小真…..小真…..”

﹣﹣﹣﹣﹣﹣﹣﹣﹣﹣﹣﹣﹣﹣﹣﹣﹣﹣﹣﹣﹣﹣﹣﹣﹣﹣﹣﹣﹣﹣﹣﹣

第二天的清晨,綠間如他昨天所說的,再一次來找高尾,因而很不幸地把正熟睡的高尾吵醒了,

“啊啦啊啦,小真你還真是來了呢,而且天才剛亮了呢,你也太早了吧,我可是還在睡呢”高尾像是完全忘了昨天他對綠間說過的事,仍舊是那個玩味的語調。

“早起是該有的習慣,你也應該這樣”綠間一面自豪地說著,

“放過我吧,我昨天晚上可沒怎樣睡過啊”高尾一面疲累,想必是昨天晚上又承受惡咒了,

“………..”綠間看著這樣的高尾,他內心深處的某個柔軟的地方似乎有點疼,

“話說,小真,你身後那個超大的市松娃娃是怎麼回事?”高尾像是沒察覺到綠間的沉默,看著綠間剛剛帶進房間接近半個人高的市松人偶問道。

“是今天的幸運物”

“….幸運物?”高尾以為自己聽錯了,

“幸運物能補足不夠的運氣,能減少噩運的來臨”

“哈?wwwwwwwww”高尾完全沒形象地大笑起來,“什麼跟什麼啊wwwwwwww,這有什麼用啊”

“這是盡人事的一重表現…..不要笑了高尾!”綠間有點生悶氣地叫著,你以為我是為了誰啊!當然這句他打死也說不出來。

自從這天起,大家都說綠間真太郎瘋狂地迷上占卜學從研究,而且每天幸運物都不離身,但誰也不清來為何他有如此大的轉變,為何開始執著於這類可有可無的東西。

﹣﹣﹣﹣﹣﹣﹣﹣﹣﹣﹣﹣﹣﹣﹣﹣﹣﹣﹣﹣﹣﹣﹣﹣﹣﹣﹣﹣﹣﹣

綠間一邊走著一邊默默諗著,“並沒什麼理由…..只是方便罷了…..沒什麼…..對….沒什麼…..”一直重覆著這種沒什麼意義的話,他的目的地是赤司的房間。

“赤司”

“真太郎”

“他是……”推門一看,除了一向在把玩將棋的赤司,還有一個濤棕髮色的人拿著茶杯坐在一旁。

“咦啊……”想也知道了,除了奇跡外能進赤司的房間的人並不多,降旗光樹便是其中之一,該說最近他一直都睡…..住在這兒。降旗一面不知如何解釋的樣子。

“啊啊,是我的人”

“啊哎!?”降旗的臉紅得一塌糊塗,還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完全動搖得十分厲害,一旁的赤司看到他的反應,笑意更深,

“……..是嗎”而綠間則強行令自己冷靜下來,並接受這個事實,更重要的是他有比這更要緊的事,“赤司,我帶走高尾。”

“是沒關係”赤司滿不在乎地說,“要是他願意跟你走的話”

“………你這是什麼意思……”綠間皺了皺眉說。

“快去吧,真太神,把握時間啊…..”赤司也沒正面回答。

“是嗎…..我知道了”明明赤司沒說什麼,綠間卻一面我懂了的樣子,快步離開弓房間。

“那個…….赤司?”降旗有點不解地問,“綠間….君,他帶走高尾是什麼意思?”

“……..你在我面前一面擔心地提起別的男人?”赤司滿面笑容地看著降旗,並突然逼近。

“哎!?等….等…..大白天想幹麼啊!” 降旗對沒頭沒腦地開始在他身上亂摸的人大叫起來。

“光樹……”

“嗚…..別….別..哈…啊..嗚…別…..”赤司的手不斷觸/摸著降旗敏/感的部/位。

“想知嗎?”

“嗚不……”令降旗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也沒什麼,他只是想把人帶到自己身邊看著罷了”

“嗚啊…啊哈…哈但….是嗚…不…能…..不能…..不做影嗎?”明明高尾他…….

“嗯…”當降旗一提起高尾的名字,赤司便立即用吻封著他的唇,“…這可不行,一但成為了影,直至死亡,畢生都擺脫不了這個命運。”

“哈….哈啊…..啊嗯……”也不知道降旗有沒有聽進耳中。

“光樹……”

“嗯…….赤…..司”

TBC


別問我為什麼別人都吃到了

他們還未相見

肉什麼不可能的

 
评论(2)
热度(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