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七)

(七)

﹣﹣﹣﹣﹣﹣﹣﹣﹣﹣﹣﹣﹣﹣﹣﹣﹣﹣﹣﹣﹣﹣﹣﹣﹣﹣﹣﹣﹣﹣﹣﹣﹣

但他不是什麼一般人,他是綠間真太郎,他並不是會因為這種事便動搖的人,對他來說這種事並非什麼,這種事還是很常見的,只是自己不清楚,實在令他不太甘心,畢竟連火神那笨蛋也知道。所以,知道了對綠間來說已經足夠了,而什麼人在做,那個人會怎樣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紫原”

“小綠仔是來找小赤仔的吧”

“紫原…..跟在你身邊的那個人…..是影吧”

“小室仔嗎?是啊~”

“你為什麼要留他在身邊?”

“他是不一樣的”

“….也是….吞噬咒這能力…..”

“我是說他是不一樣的,對我而言”

“?”

“即使那時候,他們不肯輕易放他出來,我也不會就此罢休。”

“有必要嗎?”

“我看上的東西,我一定要到手的”紫原像個小孩子似的說著這般任性的話,又滿是不滿地小聲說了句,“倒是小室仔他一點都不明白,真是太煩了,超想捏爆他。”

“什麼?”

“小綠仔要去見嗎?你的‘影’”

“不需要!我也不會說什麼,也不會內疚,這是那傢伙的職責。那我也不需要管什麼,像從前一樣就可以了。”

“小綠仔,有時真的好固執啊”紫原嘆氣說。

“這是我的原則……那傢伙既然是不存在的人就一直不存在就好了,我去的話反而打亂了法則。”

“小綠仔,過份固執的話,會失去很多的,不過,這是你的選擇。啊~吃點心的時間又到了~小室仔~”

“嗯,回去吧”冰室從暗處出現笑著對紫原說,並意味深長的看了綠間一眼,“不管怎樣也好,請你一定不要出現在他眼前,你的話,只會給他傷害的…..”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什…..”

綠間心想為什麼只是走個幾步會見到個不想見到的人啊,才剛見到紫原,又來一個,綠間感到有點無力,本來打算不管掉頭就走的,但火神那傢伙在那邊縮頭縮腦的,害他在意個不行,不只是覺得他太古怪,怕他會做什麼不好的事,才不是在意!

“火神?你在幹什麼!?”綠間看到了火神的身後好像有誰,雖說一開始他並沒有留意到,“誰在哪?”

“啊…綠間君。”淡然的眼神如常,他,是黑子,

“你是…..”

“他是我帶出來的!”火神著急地開口。

“火神君,請閉嘴。”

“什麼!黑子….”

“初次見面呢,綠間君。我是黑子黑子哲也,是火神君的影。”禮貌的話語充滿著冷淡。

“你…..也是影嗎”

“是的”

“‘影’為什麼會在這?根據赤司的說法,‘影’基本上都不會離開那兒吧”

是這樣沒錯的

“那你…..”

“是我啦,是我強行帶他出來的”於是火神十分成功地轉移了綠間的注意,

“火神….你知道規舉隨便破壞是有多麼不好嗎?”

“啊啊~反正不讓人知就好了,我可不能一直放黑子自己一個人在那,畢竟他都是為了我才會……”火神抓抓頭不耐煩地說著,“總之你當作是看不到就好了!綠間!”

“什麼!?這種事……”正當綠間打算就些什麼的時候,黑子便一下子打斷他了。

“綠間君,你也知道了影的事,那你帶打算去看看高尾君嗎”

“並不打算,我有我自己的……”

“我明白的,綠間君”黑子又再一次打斷了綠間,“反正高尾君也不太願意見到你。”

“是….是嗎!那正好!”不知為何這時綠間對於這個未見過面的高尾揚起了許些不滿和怒火。

“….但是,跟高尾君的意願沒關係,我請求你去看看他吧…..即使可能會令他受到傷害,但得想有些事還是需對而的時候才能發展下去的……”黑子輕輕說著。

綠間感到更加的火大,為什麼一個二個都說我會傷到那傢伙,明明見都未見過!

“…..他的身體已經不太行了,大概也只能多支持幾次的咒,所以請在高尾君離開這世界之前好好的和他談一談吧……”

“什麼?他要死了?”綠間承認他一剎那感到驚訝了,他從沒想過這個問題,應該說他想不到一個他才剛得知了一兩天的人,快要因為他而死了,儘管對此他始終沒有任個內疚感。

“…..那是因為…..這十多年來高尾君一直都是一個人把綠間君的咒給承受下來,一般人的話….也許早就不行了….”

“...........”

“所以….即使你多麼不願意也好,也請你.....一次就好了”黑子那雙淡然,卻看不出情緒的眼睛一直看著綠間,綠間不由別過頭,

“.....哼,這不是你該管的,黑子”

“喂!綠間!”

“要不要去我會自己決定,所以你們不用多嘴了,那是我的影,不需要你們給意見!”然後他轉身便離開了。

“哈!?綠間他是什麼意思啊?”

“火神君果然是笨蛋呢”黑子淡淡說著。

“什麼!?”

“不過,我還滿喜歡你這樣的”說著,黑子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令人心動的笑容,

“哈!?哈啊!?什?”火神在聽到黑子的話時,已思考不能了,只能發出些笨蛋般的聲音,再看到黑子的笑容時,火神的臉像燒紅了的蘋果般,完全停止思考了。

﹣﹣﹣﹣﹣﹣﹣﹣﹣﹣﹣﹣﹣﹣﹣﹣﹣﹣﹣﹣﹣﹣﹣﹣﹣﹣﹣﹣﹣﹣﹣﹣﹣

綠間離開黑子他們的時候心中反復都是想著黑子的語,而再想起黑子看他的眼神,他唯一能思考到的是或許他是遇到天敵了。他的那種眼神….不知為何拒絕不了他的眼神….可惡!……可惡!!但他絕不會承認他內心多少也想要去了解那個自己不知道的男人……可惡!該死的,快死是什麼意思?有那麼嚴重嗎?到底是什麼回事?可惡!在意得不得了!綠間一直想到太陽都快下山了,還是在想,結果還是去找赤司了,在前去找赤司的路上,綠間都是在想著類似的東西,他全不自覺,自己已對這個從未見過的人開始上心了。

“赤司!”

“真太郎很慌張的樣子呢”

“並沒有慌張….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什麼…..高尾會快死了?”

“一直一直承受咒的傷害,那當然是會令身體支持不住吧,他可是活生生的人類啊”赤司一如以往下著殘局,但卻久久未能解開,“但令我驚訝的是他竟然能支持到現在,想必要是當初黑子也和他一樣的話,可能一早就支持不住了。畢竟本來他們就像是消耗品吧。“

“….所以真的快死了嗎?”

“這個並不知道”

“.......?”

“畢竟人類就是那麼奇妙的生物啊,可能能繼續支持下去,也可能下一刻就消逝,這可說不定的,人的意志力是想象不出的強大啊。”

“.........”

“真太郎,去看看吧”

“什.......”

“我啊最近明白了,即使再怎樣不願意去承認,要來的始於是避免不了,倒不如放開去接受,這樣會好過些…….”

“赤司....這不像你....你這....”

“不是有人說過嗎有時候一個人會影響到另一個人的生命嗎?”赤司難得地溫地笑了,“你就去看看吧,真太郎…..看看他會否是改變你生命的那個人吧。”

“............”

“那邊的護身符帶上吧,也許日後多少會有點作用的。”

赤司目送了綠間離開後,緩緩走進內室,輕輕坐一個熟睡的人身邊,溫柔地撫摸著那淡棕色的髮絲柔聲說著,“光樹,我這樣做對嗎?”

“…..赤司?”那人微微張開雙眼,不確定地呼喚著赤司的名字。

“啊…你醒了啦”赤司手卻沒離開過那淡棕色柔軟的髮絲,溫柔卻帶著點命令的語調說著,“你已經完全打消了那個念頭了嗎?”

“唔…..”降旗卻一時答不出來。

“光樹….只要你能待在我的身邊就可以了,只要你一生都不離開我,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最好的回報了….”赤司也只能苦口婆心地說,“光樹,你不會是他們其中一人,你只會使我的唯一,你懂嗎?”這個人對赤司來說真是太重要了,為了他,赤司覺得自己做了很多不像自己的行為,是不是愛上了一個人就會不自主地為了那個人去改變呢?

“嗚…..我真的…..什麼也不用做…..就能待在你身邊嗎?”降旗覺得自己的腦容量不夠了,他想不通自己這樣平凡,為什麼赤司會喜歡上他,明明有更多更好的人,真的什麼也不用做嗎?“這樣的我可以嗎?”降旗覺得自己自從遇見了赤司次後就愈發膽小,愈覺得自己配不上他,是不是愛上了一個人就會變得膽小起來呢?但是,一句的肯定就足以給予膽小者無限的勇氣,

“可以的,你的一切只要我懂的欣賞就好了”赤司的話是絕對的,不曾有人懷疑,也不會錯,“光樹我喜歡你”

“….嗚…我…..我也是”……明明我是如此的低微,但我愛你,所以在失去你之前,請讓我擁有你。

﹣﹣﹣﹣﹣﹣﹣﹣﹣﹣﹣﹣﹣﹣﹣﹣﹣﹣﹣﹣﹣﹣﹣﹣﹣﹣﹣﹣﹣﹣﹣

月光的微光之下,綠間看到那個他要找的人,他﹣﹣高尾和成正在痛苦的呻吟著,痛得扭曲的面容,抱著身體不斷扭動,眼神已經痛得茫然了,令一向敏銳的他完全察覺不了房間多了一個人。

綠間快步走向他,不知為何看著這個咬著唇,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聲音的人,綠間有點莫名的怒氣,為什麼不叫出來,為什麼要忍/耐到這個地步,他把拉高尾到自己的懷中,這時,高尾總算察覺到/異樣,他艱/難地尋找焦/點,然後,也只能吃力地說出,“….你為什麼會在這的?”

“…….”綠間一言不發地走到高尾已脫力的身體旁,輕輕把他橫抱在懷中,

“啊啊….連幻覺都有了,看來我真的太累了…..”高尾虛弱地笑說著,像是不想承認綠間在這空間的存在,

“…….”在綠間懷中漸漸脫力的高尾令綠間不由自主的加大力度,力度之大令高尾吃痛,“…嗚……我說啊….即使你再用力,我要死的時候….你也留不住我的啊,綠間www”

“閉嘴,高尾,不要把氣力浪費在你的廢話上……” 綠間再加大了懷抱的力度,

“www嗚嗚啊啊唔….嗚哇啊…哈….哈嗚….”未等高尾笑完,他又開始痛苦地呻吟著。

當高尾停止呻吟,不再痛苦並終於能安穩地睡著時,已經到了清晨了,綠間安靜地把他抱了一會後,便把他輕輕放到棉被,讓他好好的睡,然後,默默看了這個中分髮的人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在綠間離開不久後,高尾醒過來,他把手遮擋著雙眼,喃喃自語著,“是夢吧….應該是夢吧….一定要是夢啊…”但還停留在他身上,不屬於他的溫度卻一次又一次提醒著他,淚緩緩落下。

TBC

 
评论
热度(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