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六)

(六)

﹣﹣﹣﹣﹣﹣﹣﹣﹣﹣﹣﹣﹣﹣﹣﹣﹣﹣﹣﹣﹣﹣﹣﹣﹣﹣﹣﹣﹣﹣﹣﹣

﹣﹣我不介意做你記憶中的其中一人,甚至不出現在你的記憶中也可以,只要能報答你的因,只要能保護到你,一切也變得沒所謂了,只要你能活普, 一切也變得沒所謂了(降旗)

 

經過剛剛高尾的事,降旗不知為何沒有害怕,甚至更堅定心中的想法,他不希望看到赤司去承受那種痛苦,儘管一定有很多人會代替赤司去擋咒,即使自己不做也可以,但他卻還是希望自己能有點實際的用途,即使面臨的是死亡。

降旗推開房門卻看到剛剛自己一直在想的人坐在房間中,那個擁有霸王般氣息的人,

“光樹,剛剛去哪了?”

“….赤司”

“怎了?”

“聽說赤司你的…..‘影’最近死了呢…….”

“….你去了哲也他們那兒嗎?怎會去的?是和成告訴你的吧”

“赤司”

“是沒錯,但也沒有任何問題,替補的要多少也有。”

“…….”替補嗎…..的確是呢….

“光樹?不用擔心,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反正他們也只有那一種用途,他們只是連記著的必要也沒有的消耗品”

“….那…”

“沒事的”

“……”降旗心中一痛,他想那他以後對於赤司而言,也是那樣的存在了吧,也沒關係,原本他就不是什麼能讓他記住的有用的人。

“光樹你怎了,今天很反常啊”在逆光之下,赤司看不清降旗的表情,他伸出手來打算拉降旗時,“光樹?”,聽到的卻是,

“赤司,請讓我做你的影吧” 降旗的語氣無比堅定,赤司的手僵在半空之中,

“你在說什麼啊…..”

“請你讓我….”

“你也要成為他們其中一個嗎?”未等降旗說完,赤司便一下子把他拉下來,反壓他在地上,充滿怒氣地問著。

“……我” 降旗回避著赤司帶著怒氣的目光。

“夠了!”赤司狠狠地握著降旗的手腕,氣之大都令降旗的手腕留下鮮紅的印記,“你根本不需要這樣做!我也不會允許的!”

“嗚…赤司?” 降旗不明白為什麼赤司這麼生氣,這不是很好嗎?又多一個人能用了…….

“光樹!看著我!你到底在想什麼!?”其實在這刻就連赤司他自己也不太懂……我是在激動?為什麼要激動…..是嗎…..是這樣啊….赤司征十郎…..你在意這個人了啊,喜歡上這個心思如此單純的人了啊…..赤司就是如此簡單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一個自己想起都覺得荒唐的事實,但他不會逃避,只因他是赤司征十郎。

“我…….只是……..想為你做點什麼…..”

“我不需要!光樹!”

“嗚……是….是嗎?…對不起”我自作多情了,原來的連幫你一個忙也不配嗎?

“聽好了!我不需要你這樣做!你只要留在我的身邊就可以了!我不會讓你做什麼影!”

“什….麼?” 降旗張大眼睛不相信地看著赤司,“為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光樹…..我在意你啊…..你是….”

 “不…不….我…..” 降旗感到無比的混亂,他完全抓不了重點,“不對….我是….不行的….我…..不….不對!我….不要…”剛剛赤司說什麼了….什麼啊?

“是嗎”…不要嗎….我懂了,你是拒絕我嗎…..好吧,就如你所願吧….

“….赤司?”

“…..要做就做吧,我不會管你了,你要做其中一個就去吧….”赤司放開了手,轉身離開,留下了降旗一個接著被握痛的手,呆呆坐著不停地回想著剛剛赤司那些令他不敢去相信的話。

赤司面氣陰沉地走著,他想著也許剛剛即使強迫也該…..不該火大的說讓他去做……直到在轉角的位置看到了一個高大的人,

“這樣好嗎?小赤仔”

“…..敦,你在偷聽嗎?”

“只是任務剛好完了,剛好回來找你,也剛好聽到罷了~”

“….既然這樣,就再去做任務吧”

“小赤仔還真過份呢~”

就完紫原便懶懶地離開,一直走到另一端看到正在等著他的冰室在發呆著,以及在冰室身邊一直看著他的男女老少,

“…..小室仔這白痴老是在發呆,也不想想自己這時有多引人注目,切,平時那些人的目光都已經很煩了,還要常常發呆…..”紫原加快腳步走到冰室身邊,“小室仔!”

“敦!”冰室回過神來對紫原寵愛地笑了。

“…..小室仔,下次不要再發呆了,還有,別對其他人笑,捏爆你啊”

“….哎?”

“走了,有任務!”

“哦….好的”

﹣﹣﹣﹣﹣﹣﹣﹣﹣﹣﹣﹣﹣﹣﹣﹣﹣﹣﹣﹣﹣﹣﹣﹣﹣﹣﹣﹣﹣﹣﹣﹣﹣

“唉”火神十分難得地大大嘆了口氣,

“小火神,你怎麼啦?”一旁的黃瀨便問。

“啊哈?哦哦!沒什麼,今天要幹啥啊”更難得的是今天是聯合任務,由誠凜,海常以及秀德派出人來一同執行。

“今天~今天~我們跟小綠間一起啊!”

“小綠間?”

“閉嘴,黃瀨!”這時一個綠髮的人走過來,他睬了火神一眼,

“這傢伙就是那個新人嗎?哼”

“小綠間~”

“不要這樣叫!”

“..小…綠間?”

“你也是!不要這樣叫!我叫綠間真太郎!”

“哦哦,我是….”

“沒需要!”綠間移開頭朗聲說著,

“哈!?”火神一下子拿起懷中的毛筆,並強行拉著綠間的手開始在上面寫著,

“什!?你要幹麼!?”

“我叫火神大我!你給我記住!”

“你……哼”綠間不滿地走開。

“喂!”

“小火神,不要生氣啊!小綠間是這樣的啦~他啊~是傲驕!”黃瀨沒心沒肺地笑說著,

“哈!?哎…等等….即是那個…傢伙是…..就是這傢伙啊….啊”

“嗯?”

“不…沒什麼”火神回了一聲,便接著行,並小聲地自言自語“….不知他好了沒有呢”

“??小火神!等等我啦~”黃瀨趕緊追上

任務火速地完成,地上全都是傷者,但無一例外都是身上刻著鮮紅的蓮的人,一律都是敵人,那個想要破壞安寧的家族。

“可惡!!為什麼你們要阻我們啊!!我們沒錯啊啊!”

“哼!沒有錯?你們的失敗就證明了你們的無能,無能地想要得到一切?哼!這只是你們自作自受,不自量力的後果便是把那些所謂的同伴一同拉到地獄去吧,哼,真可笑!”綠間極之不屑地看著跪倒在地上的那人說著,

“…..可….惡……”那人臉上的紅蓮異常鮮紅,紅得快要滴紅似的,他緊咬著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示弱的聲音。

“喂!”一旁的火神終於忍不住叫綠間,而一旁的黃瀨則是在奇怪火神的行動。

“哎?等等啊小火神?”

“不用說得那麼過份吧!”向著綠間吼。

“哼!”綠間轉過頭說,“這不關你事!”

“可惡!喂!你這人…..”

“可惡可惡去死去死去死#%&$$%&&.......嗚唔”剛剛在一旁的那個人開始口唸著奇怪的語言,但卻突然被人打暈了,而他們正是剛做完他們的事路過的紫原和冰室。

“…好險呢”冰室說。

“小綠仔太不小心了”

“什麼?”綠間疑惑地看著兩人的舉動。

“差一點就被人給…..”冰室在說的同時,突然被人打斷了,那便是火神,

“辰也!?”火神一面驚訝和高興地看著冰室叫著,

“嗯?大我?”冰室久久不能反應。

“辰也!!”火神一把抱上去,把冰室抱得緊緊的,

“喂,你抱住小室仔幹麼……快點分開!”紫原上前用手分開兩人,

“你幹麼啊!”

“哎哎~小火神~小冰室~你們認識嗎!?”黃瀨也加入其中,

“嗯,從前是像兄弟的人呢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冰室滿是笑容的說,但眼中卻沒半點愉快的神色。

“什麼….”正當火神想反駁的時候,

“先不說這個!剛剛那人先不要說已受傷了這點,更是一點戰力也沒有,對我根本一點威脅也沒有!你們完全沒有出手的必要!”綠間打斷了他們像閙劇般的舉動,

“但是那人是言靈師”冰室冷冷地說。

“哈?”

“什麼!?下咒了嗎!?被下了!?”火神突然大叫出來,

“哦,大我也知道嗎?”

“啊啊嗯”

“什麼跟什麼啊?你們在說什麼?”黃瀨不明白地問著。

“言靈?是有聽過但….”相反,綠間雖然不太清楚,但卻有點頭緒,

“總之…嗯,你是叫綠間吧,這種事最好避免,小心點好的,儘管你多數不會有事。”

“什麼…..”

“雖然小室仔很弱,但他的話多數都是對的”

“敦….”冰室帶點苦笑的看著紫原。

“夠了,既然對我沒什麼影響就是不管也行,所以你們也不用多管閒事”綠間一口回拒。

“什麼!?你也多少注意下啊!”

“哎哎!?小火神?”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火神!”綠間心情不佳地回吼,“他不是說了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嗎?既然是這樣,就不用管,我可不想欠人人情!”

“可惡!!你以為是誰代替你擔下來的!你早就在不知什麼時候欠下一大的堆人情!!”火神再也冷靜不下來了。

“小…小火神!?”黃瀨愣愣地看著火神,不知為什麼他會氣成那樣子。

“你!你這樣高尾遲早會被你害死的!”火神控制不住,把那個正在受苦的人的名字說出來了。

“哈!?高尾又是誰啊!?”什麼跟什麼,言靈之後又多了個人?…..綠間的心情愈來愈差。

“大我!”冰室出聲阻止火神說下去。

“啊!”

“不行啊,大我”

“啊唔….抱歉”

“等等….你們到底在….”綠間對他們說點又不說的態度很是不滿,

“就是啊~就是啊~在說什麼啊?”而一直不理解狀況的黃瀨更是感到疑惑。

“抱歉”冰室一口回絕,而一旁的紫原開口,“小綠仔,你想知的話去找小赤仔吧!我們不能說”

“什…..”

綠間被他們搞糊塗了,他想到底是什麼啊!?言靈?那個叫高尾的又是誰啊?即使很好地完成了任務,綠間還是版著臉,一整天心情極之不佳。

﹣﹣﹣﹣﹣﹣﹣﹣﹣﹣﹣﹣﹣﹣﹣﹣﹣﹣﹣﹣﹣﹣﹣﹣﹣﹣﹣﹣﹣﹣﹣

一夜無眠的結果,令綠間還是去找赤司問個清楚,

“赤司”

“真太郎嗎?”赤司坐在棋盤前,把玩著王將,

“…到底…..”

“來下棋吧”

“………”綠間默默坐下,

“你知道了‘影’的事?”雖然是問句,但赤司的語調卻是肯定的。

“….到底那是什麼回事….”

“影是專門用來承受咒的人。”

“言靈嗎?”

“嗯,他們是用來代替我們承受惡咒所帶來的痛苦和死亡,他們是不被人所知的存在,在這的影都是為了奇跡這個組織的人在承受各種的咒和噩運。”

“…..….”

 “但像的們這種過於耀眼的‘光’更容易有些鼠輩在暗中搞事,為此也必需要有更強的‘影’的存在,也就是有能力承受更多更強的咒的人,雖說同為消耗品,但他們也有足夠的強大,專為我們去擋咒。”

“那….那個叫高尾的,就是我的‘影’嗎?”

“嗯…..一個還滿有趣的人”

“是嗎?”

“啊啊…..敦身邊的也是‘影’,但他有點不同,他能吞噬咒”

“….吞噬…咒?”

“這算是他的個人技”談話之間,兩人一直互相進攻著。

“……..”

“真太郎,你要知道和成…啊啊…就是高尾在哪嗎?我不介意告訴你”

“不用了,我不想知”

“說不定你下一刻就會想知的了,我會等你的,真太郎”

“…..我不會的”

“別說得那麼肯定啊”赤司笑著,

“赤司….”還是去看看嗎?

“嗯?”

“…..沒什麼”為什麼要去?

“想清楚再來找我吧”

“…….”綠間站起來,

“棋不下了嗎?”

“….不了”綠間還是轉過頭對赤司說,“今天你…..只是感覺罷了…你心情不好?”

“我想…我是掉進一個陷阱了…”赤司平靜地說。

“….沒問題嗎?”

“….沒事吧,是個小問題罷了….只是令我有點煩燥….”

“是嗎….快點解決吧…”

“你也是啊…”

“不用你來操心!”說完便推門離開了,

“呵”

不一會兒,門再一次被推開,一把抖震的聲音傳來,

“….赤司…..”

“你來幹麼,如果是‘影’的事,就隨你喜歡”赤司連頭也不抬,聲音沒有半點溫度地說著。

“不…不是的….我….那個….”降旗說站在門邊,眼神飄惑不定地說,“你….之前說的…..”

“….你想問什麼…..”面對著他,赤司的語氣不由溫和起來。

“哎….我….額….”

“光樹,過來”

“啊!….是…是”

“看著我”

“啊….”

“你很怕我嗎?”

“是…是有點…..”不是有點吧,都怕得發抖了!

“…..不用怕,光樹,我不會傷害你的,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等到我發現時我已經正在不停對你好了,我想你是我第一個值得我如此溫柔的人,所以我明白了你對我的意義了。讓你不敢去相信我的話,是我的失誤,因為我沒有好好地說出來,沒能讓你清楚明白到,所以從今以後,我會不斷告訴你的,直到你相信我……光樹,我喜歡你”赤司可能出生以來都沒用過這麼溫柔的語調說過話,但而對眼前這人往往就創造了很多首次。

“啊…….”

“光樹…..”甜蜜的話調讓降旗不知所措,他腦海中只餘下那話語的主人的聲音,他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不對,不可以!不行的!我們….我們…..”

“為什麼你要拒絕我!你就那麼想從我的身邊逃開嗎?即使死也要嗎?” 但當然他不會承認,自己一早就下定決心,要是降旗一意孤行,他就要把他軟閉起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屬於自己的,即使讓他的身份成為自己的玩物也要把人留在身邊。

“不是的…只是….我不配…”

“…..我認為可以就是可以,我的話是絕對的,光樹….”

“真的嗎…..真的喜…..喜歡我嗎…”

“你不相信?”

“我….唔”

降旗的聲音被唇完全住了,慢慢地不止雙唇緊貼,舌也在口腔中互相著,發出暖昧的聲音,直到降旗被吻得頭昏腦時,赤司才緩緩放開,降旗嘴角連著剛才激烈的銀絲,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滿臉通紅的說著,

“我….我明白了….我相信你….我也….”

這時,赤司一把把降旗拉到身下,再一次吻著他的唇,手慢慢地把他的衣服脫下,聲音充滿磁聲地在降旗的耳邊說道,

“不想…的話….反抗也沒關係…”

“……啊……嗚”降旗把雙眼閉上,緊張得一動也不動,

“呵”

TBC

 
评论
热度(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