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五)

(五)

﹣﹣﹣﹣﹣﹣﹣﹣﹣﹣﹣﹣﹣﹣﹣﹣﹣﹣﹣﹣﹣﹣﹣﹣﹣﹣﹣﹣

昏黃的天色由其美麗,但群鴉飛過卻盡顯淒楚。

“啊哈哈….哈….哈…..好痛…..嘖,綠間那傢伙….仇家也太多了吧….嗚….真是的….讓我休息一下….哈….哈….啊…動不了呢…..”啊…腳步聲…黑子回來了嗎?…..啊啊…被他看到我狼狽呢…..

“高尾君!?”黑子懷著比平時愉快的心情回來,卻看到一幕令他吃驚的場面。

“嗨~黑子…..歡迎回來….嗚….哈…哈…玩得高興嗎?”高尾盡力地令自己的聲音和平時一樣,但痛苦卻令一切顯得如此無力。

“高尾君!?你還好嗎?怎會倒在這的?”黑子跑到高尾的身邊,看了看他的情況。

“半路….動不了了….”高尾笑著回答。

“…..來,我帶你….”黑子打算把高尾帶回房間,房間中的防咒圖多少會有點效果,可以降低一點點痛苦的,但卻被高尾拒絕了。

“不用了….我沒力….等效果過了就好了…..”

“但是….”

“沒事啦….這次…哈….哈….不是很嚴重啦….沒事的…..”高尾吃力地說著。

“去那兒減輕一下….”黑子看著高尾擔心得不得了,但以他的腕力又不能強行把他帶到房間去。

“不用了….我沒事….等一會就好了”

“高尾君…..我….”黑子這一刻滿腦子都想著要是沒外出就好了,都不知道高尾這樣子維持了多久,真是的要是…..

“嗯?”

“…我”我對不起你了…..只顧自己……

“吶,黑子來說說你今天做了什麼吧….好嗎?…..嗚….”高尾打斷了黑子的話,自顧自地開始問東問西,儘管非常吃力。

“高….我知道了…今天和火神君去了……”黑子看到高尾的笑臉後,也只得慢慢說起今天的事情。

直到高尾的痛苦散去,緩緩入眠後,黑子為他蓋上棉被,坐在他身邊,輕撫著高尾的髮絲說,“高尾君….辛苦你了”笑臉在他淡然的臉上出現,“最少…請你在睡夢中能得到安眠吧……”

黑子看著星空,緩緩說,“今天….我過得太奢侈了…..太不應該了….光和影….是不能接近才對的…..火神君…..我的光啊….永遠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保護你才對的吧….像高尾君一樣….是吧….”

明媚的早晨,一下子喚醒了萬物,當然在走廊睡的傢伙也不例外。

“嗚…好刺眼….身體好痛….唉….哎!?黑子?….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不用陪我睡吧…真是的…”高尾抱著酸痛的身體坐了起來,卻發現睡在自己身邊的黑子。

“嗯?高尾君?”黑子聽到聲音慢慢爬起來,而且…..

“啊啊~早啊,黑子….嗚哇….你的頭髮…真是每個早上都是一絕呢….”

頭髮還是睡得十分美妙。

“….請不要笑…..”

“wwwwwwwwww”

“高尾君要吃泡菜嗎?”

“那是什麼?”

“我也不清楚….”

“哦~那就一起來試吧~”

“我個人比較推介奶酪!”

“wwwwwwwwwwww是是,你真的很喜歡呢~”

只有作為影子才會知道影子的痛苦,但每一個痛苦也是不同的,所以每一個影子都是孤單的,儘管他們能夠重合在一起,但每一個影都只屬於他們自身的光。

 

﹣﹣﹣﹣﹣﹣﹣﹣﹣﹣﹣﹣﹣﹣﹣﹣﹣﹣﹣﹣﹣﹣﹣﹣﹣﹣﹣﹣﹣﹣﹣﹣﹣

自從得知了赤司家願意好好的承認柔的身份後,不知為何赤司和降旗的關係迅速地拉近了許多,事實上是赤司單方面拉近了,不知為何開始對降旗溫柔起來,害降旗以為自己做了什麼,怕了很久,但也慢慢習慣了,而更重要的是降旗感受不到之前那個像大魔王般的赤司的壓迫感,雖然降旗還是非常害怕,但已能好好的看著赤司說話了。

赤司甚至把征樹交給他照顧,對他說做什麼也可以,結果一般人都以為降旗是赤司新請回來的保姆,而且是權力很大的那種。現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降旗以前想象不了,那時他覺得這世上會對他好的人就只有柔姐,畢竟連父母也不要他,是柔姐帶他回去的,而現在則多了個赤司,他不懂赤司為什麼會對自己好,但多少也希望能回報這個對自己好的人,即使那個人對所有人也一樣也沒關係,他只希望多少有點兒實際用途。

 “啊!啊…赤…赤司”對於時不時突然出現的赤司,降旗表示。他大概這一世也不能習慣,因為實在是太可怕了。

“今天還好吧?光樹”

“是….是的”

“征樹今天乖嗎?”

這….這像新婚夫妻的對話是怎麼回事啊!?一直跟在一旁的黃瀨忍不住想著,而這時降旗也發現了這個金黃髮色,外表更是閃閃亮亮的人。

“額…那個….那個…”他的眼神看著一旁一臉錯愕的黃瀨,開口說著,

“哦,那隻是黃瀨”

“那隻什麼的!太過份了啦!小赤司~”

“啊,你…你好,我是降旗光樹”

“你好~那個~那個我……”

“涼太走了!”赤司在黃瀨開口的瞬間便說,

“哎!?等等啊~小赤司~”

“光樹一會再見吧”這時赤司回頭說,“有空就到處走走吧”

“哎?啊!是….是…”

好好可怕,但也很溫柔啊,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啊…..明明我就只是…..

﹣﹣﹣﹣﹣﹣﹣﹣﹣﹣﹣﹣﹣﹣﹣﹣﹣﹣﹣﹣﹣﹣﹣﹣﹣﹣﹣﹣﹣﹣﹣﹣﹣

 “嗚哇迷路了這也太大了吧”聽赤司的話在征樹午睡的時候出來散步的降旗,一不小心便在這廣大的(都還是沒外出呢)地方迷路了,

“這是哪啊,感覺像是會鬧鬼…..”

“請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子又再一次成功地把人嚇到了,

“啊…嚇到你,很抱歉”

“不…不…沒關係”

“那個你…不該來這邊的”

“哎?這…是禁地之類嗎?很抱歉!”

“啊,不是的!其實…..”

“喂!黑子~嗯?誰?”高尾也來了,“總覺得最近好多人在這附近迷路啊~”

“啊!你…你好!我是降旗光樹!”總覺得今天自我介紹了很多次,降旗不禁在心中暗暗想著。

“降旗?哦~那孩子嗎?”

“哦?你就是降旗君?”

“哎?”

“因為赤司那傢伙(赤司君)有提過你啊”像是看出他的疑惑,高尾和黑子同時回答著。

“赤司嗎?”

“嗯嗯”高尾用像是要把人看透的眼神看著降旗,“看上去你沒什麼特別的嘛,嗯~但….眼睛的深處有著少見的純潔呢~”

“哈?”

“高尾君!請不要戲弄他!”

“呵呵”像是想到什麼的,高尾帶點狡猾的笑容說著,“很悶吧,整天待在那兒也不行呢~有空來找我們說說話吧~但不要讓人知啊~”

“….嗯!我們一直都在隨時歡迎你啊,降旗君。但請你保密,這兒是禁區呢”黑子附和著高尾說。

“…啊…好的!”

當降旗離開後,高尾開口問黑子,

“吶吶,黑子,剛剛幹麼附和我呢~”

“….只是想交個朋友…”

“~只是這樣嗎?”

“…..想看赤司君吃虧的樣子…”

“wwwwww果然我們是同類人呢~”高尾一邊笑一邊擁著黑子的肩。

﹣﹣﹣﹣﹣﹣﹣﹣﹣﹣﹣﹣﹣﹣﹣﹣﹣﹣﹣﹣﹣﹣﹣﹣﹣﹣﹣﹣﹣﹣﹣

﹣﹣你帶我回來,把一切給予我,所以,請讓我為你做點什麼,或許我什麼也幫不上忙,什麼也做不了,但從你找到我那一刻起,你便是我的光,我便是屬於你的了,我的生命也願意為你付出,請用我吧,咒也好,噩運也好,我也會為你擋下,即使後果是灰飛煙滅,我也願意
(降旗)

 

今天降旗來了,還是重點在於這地方到底是哪,高尾和黑子又是誰了吧。

“那就是說你們是….” 降旗捧著茶的手微微傾了,

“嗯嗯@$%#@”高尾滿口食物地回答著,

“高尾君!請把東西吃下去才說話”

“知道了。我們啊~就是這樣的作用的人啊”

“那個….赤司也有….的吧”降旗不由得握緊了茶杯,

“嗯~有啊!”

“…是嗎”

“不過昨天死了~”高尾說得像是事不關己的。

“死…死了!?” 降旗差一點就把茶杯給弄掉了。

“嗯嗯,畢竟是赤司嘛,一般的咒對他根本沒用嘛,所以對他的攻擊一般都是代價很大的死咒,雖然從來都不成功,因為有替身(影)嘛,但還是時不時有人試啦,結果替代的人一下子就死了,嗯唔唔嗯唔”高尾吃的愈來愈快,口齒也愈來愈不清。

“….這樣啊”

“高尾君!請吃慢一點!”一旁的黑子則不斷吃高尾慢慢吃,

“不行啦!我可是很多天沒空吃東西啦~快餓死了!”

“高尾君!”

“….沒空吃?”

“嗯嗯,因為我負責的那傢伙一直一直被人下咒,我都一直痛得躺著不能動了,還哪有空吃啊~”

“哎!?你沒事吧?”

“啊啊~目前沒~”說著高尾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呼~飯後喝茶還真不錯呢”

“要吃水果嗎?”黑子問。

“嗯~好的好的!”

“那我去準備”說著便站了起來,“降旗君,要點什麼嗎?”

“我就不用了”

“吶,降旗,不要來我們這邊”黑子走遠之後,高尾放下茶杯說,“即使是赤司要求你,你也要逃啊”

“我….”

“真的不是好做啊~這個….不要成為其中一個,我可不想在那看見你的屍首啊。”

“…..嗯”

“降旗….你明白嗎”

“其實….我只是想為他做點事,畢竟這命….是他帶回來的”

“…..是嗎”高尾有點無奈地嘆了口氣,“這是你的選擇,我….也沒資格說你呢,我也這樣子…….”

“黑子!”

“啊喲~火神!”

“高尾!嗯?他是?”

“降旗光樹,新交的朋友哦”有別剛剛壓抑的氣氛,高尾開朗地說著。

“啊,你好!” 降旗也回過神來,有禮地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火神大我!黑子呢?”火神四周張看著,

“他去切水果了”

“哦~這樣啊!”找不到黑子,火神便坐下來開始和大家聊天起來了。

“嗯~…嗚…嗚…啊啦…糟了….啊…唔嗚…抱…歉…哈啊嗚….”聊著聊著,高尾突然十分痛苦的抱著身軀,慢慢的掙扎著站起來並向後退,但理所當然,結果並不理想,才沒走多少他的身體就再一次癱軟下來,並無助地跪下,痛苦地呻吟著。

“高尾?”

“喂!沒事吧?”

“高尾君!?”不遠處傳來拿著果盤的黑子的聲音,他手上的果盤已在他驚慌的時候全倒了,他飛快地跑去高尾身邊,十分勉強地支撐起已開始不停吐血的高尾。

“喂!讓我來…..”

“火神君!請快點離開吧!”

“什……”

“你不能在這的!咒會影響到你的!請你快點離開,降旗君也是!”

“什麼!!但……”

“請不要多說了!”黑子漸漸失去往常的淡定,

“我沒關…..”降旗說著。

“不行!請你們都快點離開!”

對嗚啊哈哈快點走不然我們就麻煩了

“怎可能這情況下一走了之的!”降旗走上前與黑子一同扶起高尾,

“對!才不走!”火神強行走近他們,抬起了高尾,“到哪兒?”

“啊…..?”

“嗚嗚啊唔……”高尾再一次痛苦地呻吟起來。

“啊!這…這邊….”

黑子把他們帶到一間,除了在一角落的棉被,以及房間中最明顯的是地面上填滿很多類似文字又不像文字的花紋的大圓外,基本上什麼也沒有的房間。

“請把高尾君放在那圓形中”

“哦哦”火神輕輕把高尾放下去,

“抱歉了呢,火神….”同時高尾艱難地吐出這句話,然後昏倒了。

“!喂!高…”

“沒關係的!火神君!降旗君!請出來吧!”

當黑子把門關上把他們再一次領到剛剛聊天的地方時,火神和降旗忍不住問起來,

“高尾(高尾那傢伙),沒關係吧?”

“….是的,只是剛剛有下咒了罷了”

“什!?”

“啊……”

“火神君!降旗君!謝謝你們關心,請回去吧。”

TBC

 
评论
热度(2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