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二)

(二)

﹣﹣﹣﹣﹣﹣﹣﹣﹣﹣﹣﹣﹣﹣﹣﹣﹣﹣﹣﹣﹣﹣﹣﹣﹣﹣﹣﹣﹣﹣﹣﹣

﹣﹣承受痛苦是我作為影的義務,沒人會知曉我的痛,也不會讓人知曉,如果我的痛苦能夠換取你的安隱,那我一切都不需要,我會願意為你承受一世的痛。(高尾)

 

昏暗的房間內,微光之下,看到了單調到極點的擺設,更看到了一個倒在地上的人。墨黑的秀髮卻因汗水黏在肌膚上,半倘的雙眼微微含著淚水,口不停的張合著,像是要呼吸更多的空氣。身上的和服早已零/亂不堪,身體癱/軟的倒在地上,白皙的肌膚完全外/露,大腿的肌膚在微光之下更顯的雪白,他輕輕喘/息著。

這一幕理應是一幕令人心跳的誘/人場面,但衣領上和地上的血跡提醒了我們事實,而他嘴角鮮紅的色彩,以及不斷纏在他雪白的肌膚上的像是扭曲的文字的黑紋,已完全令我們了解到這不是一幕夜裡歡/愛後的場面,而是一個令人無比痛苦的活地獄。

高尾和成在這晚上一次一次承受著人們對綠間真太郎下的惡咒,他的身體因痛苦一次又一次地卷縮著,雙手緊緊握著衣服,咬緊雙唇,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但奈何,痛苦令他失去了除了痛以外的一切感覺,模糊的視線,不停吐出的血,以及長的時間,令他放棄了堅持,終於吐出了一個又一個痛苦的呻/吟聲。

痛苦的聲音在這夜裡從沒有間斷過,那些惡咒也不給他休息的機會,不停不停地折/磨著他。儘管高尾已經累得無力,聲音都已沙/啞了,痛苦卻還未停下來,一次又一次昏倒,一次又一次痛醒,活脫像一個無盡的地獄,但他逃不掉,只能一直一直深深陷入其中,直至再也動彈不行。

 

﹣﹣﹣﹣﹣﹣﹣﹣﹣﹣﹣﹣﹣﹣﹣﹣﹣﹣﹣﹣﹣﹣﹣﹣﹣﹣﹣﹣﹣﹣﹣﹣﹣﹣

鳥語花香,這是一個擁有高大的身材火紅頭髮的人﹣火神唯一能對這庭園得出的感想,他在庭園中走來走去,一眼就明白了,這人是迷路了,這時一把聲音傳來,

“請問你在這裡做什麼呢?火神君”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什麼!!你…..你…什麼時候在這的..!!不!應該說……..”火神看到一個存在感淡然的人,像是會隨時消失般,這人有著淡藍的頭髮和眼睛……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那人說著,打斷了火神的思考

“哈?”

“請快點離開吧。”

“哈?”

“這裡是什麼人也不能來的!”那人又再重申,

“是…是嗎”

“是的,再見了。”

“嗯..這樣啊,那再….不對!!那你在這幹麼啊,你也跟我一起走吧!”正當火神打算離開時,他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差一點就被這個人莫名其妙地說服了。

“哎?”黑子對於火神的那一句你也跟我一起走晃神了一下,露出一點點不知所措又帶點痛苦的表情,但快得令人察覺不了,又回復正常了,

“快點吧!”

“…..我不能離開這”

“哈?為什麼?”

“因為我是不存在的人”

“….什….麼…?”火神的聲音開始有點抖,他覺得眼前的人變得有點奇怪……

“在這的,都是不存在的人。”黑子壓低聲音,緩緩說道。

“什…麼…這…有什麼嗎…咦..咦..哎..哎!?你….你..你..是鬼…鬼嗎!!??”火神快步的往後退了一步,眼神飄忽地看著四周。

“…呵呵哈哈哈哈”黑子不禁笑了起來,

“幹….幹麼”相反,火神又被嚇一跳了,

“不是的哦,火神君,我不是鬼。我….是影。”

“哈?”

“火神君,還是快點回去吧”

“但是…那是什麼意思?”

“火神君不用懂的”

“你這是…..”

正當火神想要問清楚時,屋內傳來一些聲音,

“….嗚..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聲音?”這好像是…..

“!請火神君快點回去吧!快點!”黑子像是很緊張地推著火神離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請快點!”

“…………”突然火神停下了腳步,並回頭看著黑子,

“火神君?”

“名字….你的名字是什麼?”

“….黑子…黑子哲也…”

在火神誰走的同時,高尾緩緩走過來,

“黑子~”

“高尾君”

“又一個撐不住了。”

“啊…已經不行了嗎?”

“嗯”

“剛剛的是誰啊!”高尾看到那個火紅的身影,

“那個….是新來的與奇跡世代的人力量相當的人。”

“哦~火神嗎?”

“嗯”

“他人不錯?”

“嗯….雖然感覺像是容易被怒火衝昏頭腦的笨蛋,但明明怕了,卻還是會因為擔心而不立即離開呢”黑子難得露出笑露著說。

“哦~真是太好了,黑子”已經不再因為那個黑皮不需要自己,而傷心了嗎….高尾看著這樣的黑子,也高興地笑了,

“嗯…那個人….以後就是我的光了”黑子看著那端已沒人影的地方輕聲說著。

﹣﹣﹣﹣﹣﹣﹣﹣﹣﹣﹣﹣﹣﹣﹣﹣﹣﹣﹣﹣﹣﹣﹣﹣﹣﹣﹣﹣﹣﹣﹣﹣﹣﹣

又是一個明朗的日子呢,火神心想著…..為什麼我又會來到這兒啊啊!!不是很可怕嗎?但….那個人的話又令人很在意啊!!!

“火神君,為什麼你又來了?”一把帶著無奈的語調的聲音響起。

“嚇哈啊啊啊啊啊!黑子!在就說一聲啊!嚇死人了!”果然他沒什麼存在感啊!!

“為什麼你又在這?”

“啊啊…那個你….嗯…啊啊!!就是你上次說的很令人在意啊!”

“上次?我說了什麼嗎?”

“有啦!什麼…不存在的人…之類的…..你不就好好的在我眼前嗎?你啊…那個又….又不像鬼”

“…..火神君“

“我們的確是不存在的人喲~”一把清爽的聲音自一個髮型中分的人說出。

“….你是誰啊?”

“嗯,要回答什麼好呢~我也是‘影’,但也有名字叫高尾哦~請指教?wwwwwwwwwwwww”伴隨著輕挑的聲音傳來,一個人走到他們的身邊。

“什…..”

“你想知道嗎”他略帶審視的意味看著火神的雙眼,並問道。

“哎…?”

“高尾君!”黑子有點氣急敗壞地說道。

“啊啦啊啦,好了好了,我不會說的啦,黑子,不要生氣”

“咦?哎…等….”正當火神想說什麼的時候,高尾又再度開口對黑子說,

“對了,黑子。那傢伙找你。”

“嗯?啊….是嗎….火神君,請你快點回去!”黑子催促火神離去後便立即轉身去別的地方,

“wwwwwwwww”

“等…你…啊!高尾!”火神看著高尾,打算從他口中得到資訊

“是的,有事?”

“那個….你能告訴我嗎?”

“嗯~?你….這是好奇心作祟還是什麼?”高尾的眼神突然少了剛剛的輕挑感,正色地看著火神。

“嗯….我不知怎樣說….但我覺得…我….要知道的…那個…黑子的眼神裡好像有點什麼….啊啊!!!我….我…不太清楚….但….你能告訴我嗎?”火神他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想要知道,但是本能在告訴他,他不去了解是不行的,所以他即使搞不清楚,也希望高尾會告訴他關於黑子的事。

“wwwwwwww亂七八糟的“高尾似乎感覺到火神想要表達又表達不出的感情,嘲笑著火神的笨拙,然後,

“嗚…..“

“但,好吧,可不要告訴黑子是我告訴你的哦,雖說他也可能會猜到wwwww留心了。”高尾隨意地坐下,並示意火神也一同坐下,然後便開始說著,

“是…是的”

“我們是影,是專門用來承受咒的人。”

“哎?”

“先聽啦~就是代替別人承受惡咒所帶來的痛苦和死亡的人。”

“…..啊….啊”

“這地方就住了一大堆影,為了不添麻煩啊,什麼人權之類的,我們是不被人所知的存在,所以,我們的確算是不存在的人。這兒的人~一大堆都是為了奇跡這個組織的人在承受各種的咀咒的。但有些不太一樣的是像你這種的。”說著高尾指著火神認真地說道。

“我?”

“沒錯!過於強力的‘光’為此也必需要有更強的‘影’,要有能承受更強的咒的人的存在,否則就很容易死去了~畢竟需說要多少人有多少,但一次一個還是太多了呢~”

“……死”火神像是還理解不到地重覆了一次。

“所以像是我跟黑子就是那種專門為了你這種人而設的啦~一人負責一個光~我們足夠強大去承受你們的噩運。”

“額….那….那個黑子的光是…..”火神不知為什麼自己會在意,但想到黑子那淡然的眼神,他就不由自主地開口了。

“從前是青峰”高尾看到火神在意的眼神,心中有了一股安心感….黑子….這次….你不會再傷心了……

“啊哈!?是那傢伙嗎?”火神十分的激動的站了起來,

“喂喂,不要衝動啦!都說是從前了從前。黑子早在很久之前就沒有承受咒了,因為青峰並不需要他。只是…最近又找到了一個光了。”

“什麼?誰?”本來聽到不是青峰後冷靜不少的火神又激動起來了。

“嗯~誰呢?”高尾故意的不說出來,並意味深長的看向火神。

“喂喂!高尾!”

“啊哎~你啊,果然是個白痴啊。”高尾邊說邊掩嘴而笑。

“什麼!?”

“是你啦你啦~還有誰能與奇跡世代並行的!”

“啊!?…所以….黑子他會代替我…..”

“嗯嗯”

“不行不行!那他….不就會受些莫名其妙的傷嗎!?”火神激動地說。

“wwwww你還真關心他呢~但是,我們就是為此存在啊!”高尾的聲音中隱約藏著了點別人不太能察覺的悲傷,“你們需要我們,因此我們才會有用啊,我倒沒什麼,但黑子很討厭自己沒作用啊。”說完便看向火神。

“….啊”

“…擔心的話,就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吧,儘量少惹些仇家,那黑子負擔就沒那麼重了”高尾輕輕拍了一下火神的肩。

“啊….是”

“嗯~那我也差不多該走了,黑子也快回來了!”高尾轉身打算離開時,

“等一下,高尾!”

“嗯?”

“那你….你的光是….”

“哦喲,是個萬年傲嬌哦,我只見過他一次,他也不知道我我們這些人的存在哦,所以我跟你說的這些話都是高度機密啊,懂嗎?火神”

“啊….是。”

“有空來看看黑子吧!他會高興的,他有時也滿口不對心的。”高尾邊走邊笑著說。火神看著離開的高尾的背影,喃喃著,“…..是個好人呢”

走進內室的高尾自言自語著,全身像是被濃濃的無奈包圍著,像是慶幸又像是自嘲的說著,“黑子,你….遇到個很好的‘光’呢….”

TBC


 
评论
热度(2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