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隨行(一)

(一)

﹣﹣我們並不需要什麼肯定,也不需要你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不管你們是否知曉我們的存在,我們也會一直做你們的影,直到生命消耗殆盡的那一刻,我們別無所求,只需要你們好好的,繼續發出耀眼的光亡,我們便心滿意足。(影)

 

在這個時代中橫行的是一個巨大的組織,它的力量由國家軍事汲及到民間的小偷竊事件,人們稱它為奇跡,而其中有五人是這時代最強的,他們是赤司征十郎,綠間真太郎,青峰大輝,紫原敦,黃瀨涼太,他們被世人合稱為奇跡時代,他們的強大令人傾慕,也令人妒忌。

每每有光明則必有黑暗,這是既定的法則,光明的背後必定有無盡的黑暗在如如欲動,但遺憾的是,即使力量有多麼的強大的人,也擋不住來自黑暗中無所發現的力量,而這種可怕的力量僅僅只用少許言語,便能把人輕易殺死,那就是咒,邪惡傷人的言靈會成為咒,給人帶來身體的傷害甚至死亡,因此,為了避免這種無形的攻擊,需要的是代替人們承受一切的災難,無人知曉的存在,亦不會帶來任何麻煩的‘影’。

他們是‘影’,保護著‘光’的‘影’,類似影武者,又節然不同的存在,他們只為承受傷害而存在,被關在無人知曉,無人詢問的庭園內,終其一生為‘光’而活,以‘影’之名消失,這便是他們的命運。

早在他們六歲的時候,他們的命運已經定下了,在那個奇跡時代還未被稱之為奇跡時代的時候。

“黑子~”

“是?高尾君?”

“你說我們的光是怎樣的人呢?”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兩個大約六歲左右的小孩一邊走著,一邊相互說著話,左邊的那個孩子有著淡藍的頭髮,以及與之一樣色彩,神色淡然的雙眼,他的存在感由其薄弱,而右邊的孩子有著墨黑的頭髮,灰藍如鷹般銳利的雙眼,正露出爽朗的笑容。走著走著他們看到同為‘影’的小伙伴,

“啊!冰室!”高尾興奮地打著招呼,

“啊,早啊!高尾,黑子。”那名叫冰室的孩子,眼角之下有點誘人的淚誌,而另一隻眼被劉海輕輕遮蓋著,不讓人看到,

“早~”

“早上好,冰室君”

“你們也是去看‘光’嗎?”

“嗯….”

“是嗎,我也是呢,剛剛我看到他們往那邊走呢。”冰室手指向一個方向,用溫和的語氣說著,“一起去吧!”

三名孩子就這樣結伴著去找人了,事實上他們並非真的要和他們的光見面,而是十分單方面地,以不被發現為目標,偷偷看他們的光一眼,然後就再也不會見到了,而他們的光亦永遠不會知道他們的存在。

光不槐是光,在哪兒都是那麼的顯眼的,不過更顯眼的其實是他們那獨特的髮色吧,令人一找就找得到了。三名孩子就在建築物的遮蓋下,偷偷看向那邊四個髮色的獨特的孩子那邊,小聲地說著,

“黑子…..那個黑皮….是你的光呢wwwww明明是光卻黑得…..wwwwww”

“高尾君,請不要這樣說”

“那個綠髮的是綠間吧”

“嗯嗯~是我的光呢~眼睫毛真長呢~”

“那個是紫原君?”

“…..看來是個愛吃的孩子呢”

“那個跟著青峰的女孩是誰啊?”

“這個嘛…..可能是青峰的玩伴吧”

“哦~哇….他們的對話還真…..”

另一邊,絲毫不知自己正被偷看的四人正在樂也融融地,可能吧,聊天著,

“赤司那傢伙找了人又自己沒空算什麼啊”

“阿大!不能這樣說啊~小赤很忙的!”

“切,那我們現在該幹什麼”

“這…..”

“啊~肚子餓死了~小綠仔你有點心嗎?”

“你還未吃夠嗎?….我有,這給你……只是因為多了出來。”

“啊~謝啦,小綠仔~”

“….這可不是為了你的”

“好煩啊!我要回去了!”

“阿大!”

“算了吧,桃井,我們也走吧,反正已經沒事了”

“小綠…..好吧”

“嗯~回去吃點心~”

就這樣,影們了解到自己的光是怎樣的人了,

“啊啊~我們也回去吧~”

“嗯”

“好的”

然後時間巨輪與命運之輪併合,命運開始走動起來。

﹣﹣﹣﹣﹣﹣﹣﹣﹣﹣﹣﹣﹣﹣﹣﹣﹣﹣﹣﹣﹣﹣﹣﹣﹣﹣﹣﹣﹣﹣﹣

﹣﹣我對你沒有任何作用也好,沒需要保護你也好,我依然會為你祈求幸福,縱然你再也不是我的光,但你也是我曾經憧憬的對象(黑子)

 

還記得那是個秋高氣爽的時節,那一天卻為黑子迎來了人生重大的轉變,那一天一個不速之客來到了這個理應沒人知曉的地方,他便是黑子的光。

 

硬要說,那是他們的第一次面對面接觸,橙紅的楓葉在四周飄散,而他們便站在這令人痴迷的風光下,青峰如家常般說著令黑子絕望的話,

“青峰君那是什麼意思”儘管難以察覺,但黑子的聲音帶著微微的抖震。

“我是說的不需要你”

“….為什麼”

“我只有我自己就已經足夠了,再說那些什麼咒對我一點用也沒有,所以你也樂得輕鬆了吧”

“……青峰君,已經不需要我了嗎?”黑子像是十分艱難地說出這句話,

“啊啊!更何況,以我的能力(反咒體質)即使沒有影也沒有差別……我並不需要你,你對我一點作用也沒有。影什麼的根本不需要。你也不需要背負這樣責任….”青峰看著黑子說道,“你不用替我擋什麼咒了,你…..可以自由了。”

“…….我明白了”黑子低著頭看不到他現在是什麼的表情,說完他便轉身離開。

正當青峰打算離開時,他聽到一把帶著點怒氣的聲音,

“你不用說得這麼過份吧”那是一個擁著灰藍瞳孔的人,這時他那漂亮的雙眼向青峰發著狠,“你腦子沒問題嗎?”

“哈?你誰啊”

“不用這樣說吧,有另一種說法吧”兩人漸漸走近,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我只是直說罷了”青峰扭過頭,想要避開高尾那尖銳的眼神。

“你這樣是在否定黑子!”

“…………..”

“什麼叫一點作用也沒有!?開什麼玩笑你!當你自己是誰啊!”高尾狠狠瞪著青峰說,“儘管你強到如此的地步也好,體質什麼也好,你都不能否定影的存在。”

“有什麼不好!我可是放他自由了!”青峰不甘被這樣說,也跟著吼起來。

“你這種半調子的溫柔只會給黑子帶來傷害”高尾像是恨鐵不成鋼地說著,“要放他自由?那你留他在這幹麼?只告訴他你不需要他就可以了嗎?真是笨蛋”

“什麼!?嘖…..反正我不需要他,他也沒必要再承受其他的人咒吧,他不是只屬於我嗎?”

“哈?清醒點吧,青峰!他並不是只屬於你的,在你不需要他的那一刻,他已經並不屬於你了。你們已經不再是‘光’與‘影’了。你們已經一點關係也沒有了。”說完高尾便轉身離去,只留下一臉複雜的青峰在原地。

高尾走進了房間看到了抱著腿坐著的黑子,他慢慢在他身邊坐下,

“…..黑子”

“高尾君….謝謝你”黑子頭也不抬地說,

“….好了,你…啊啊,怎樣說呢…...會遇到更好的光的….我保證….”

“…..嗚”黑子似乎再也堅持不了了,淚如泉水般湧現,

“不要再管那黑皮了……會過去的,你是沒有錯的,你並不是沒有用的。”

“嗯….嗯…嗚…..”

高尾就這樣一直坐在黑子的身邊,輕撫著他的頭,直到黑子哭累了,睡倒在他的大腿上,他看著黑子,開始漫無目的地想著事,

沒有作用嗎?….真過份呢…嘛…但是…如果那傢伙也知道的話…….他一定會說他不需要我吧….哈哈….都能想像到了…..那個超自負的傢伙,一定會說什麼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什麼的吧……..還好……還好……他不知道的我的存在呢…..綠間…..那傢伙真的….真的……哈哈…..所以…..以後也不要讓我見到你啊…..不要知曉我的存在…..我是….不存在的‘影’啊…..

TBC

 
评论
热度(29)
 
回到顶部